讓全世界都看見「民主人士」的低調

香港很多民主派或是大陸的「民主人士」,都是一個樣子,矯情、虛偽、自我陶醉又造作到不得了。王丹流亡到台灣以後,生活應過得不錯,久不久就在facebook自我吹噓,拿些五毛黨來消費,以彰顯自己民主情操高尚;頭腦簡單的網民又真的跟著膜拜這些人。有個人寫信給王丹,謂「王丹左膠,你不配做我的friend」,unfriend要特意告知,當然是可笑。然而,王丹cap圖留下的留言,卻更可笑,他謂「又一封來信,以及我謙遜有禮的回覆」,圖中是那麼一句「謝謝指教」。如果只是一句謝謝指教,身段固然漂亮,但王丹卻在字裡行間毫不遮掩那種自鳴得意,一個會公開自誇謙遜有禮的人,能有多謙遜?這真是笑死人。

你能想像王丹回信時的情境嗎?他打開電腦,看見這封信,馬上想到可以在臉書分享呃like,他立即從一個第三者的角度去欣賞自己:「對方如此無禮,我卻保持一個謙謙君子的模樣,我真有禮貌,謙遜有禮到不得了。」於是不能自已,覺得非常良好。這種自我標榜,不就是中國土豪那種「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的低調」嗎?只不過王丹炫耀的,是他所謂的禮貌;擺的款,是他作為中國民主人士的光環。你可以看見他從沒離開過那個廣場,他到今日仍然沒有退場,仍是忙著自戀。

這種矯情,又常見於香港政界。黃之鋒考不上大學,蘋果李慧玲D100之流整天在製圖將他神化,連沒有大學破格收錄都有民主派名嘴以政治陰謀論消費一番。既然說得那麼痛心疾首,彼等一天到晚自我標榜有極多收風渠道的名嘴傳媒人,為甚麼又不真的動用一下人脈去幫這位民主派新希望?黃之鋒是個話題,所以傳媒將他消費至死,紅的只是這些名嘴,主角永遠是民主派傳媒。八十萬人電子公投,民主派快樂了好一陣子,但那個事情卻沒有真的動員人去做選民。問誰人未發聲?發了聲就行,不需要做其他事的了,因為在舞台上太快樂,根本不需要做實事(雖然他們一向標榜自己「做實事」,而批評者都是鍵盤戰士)。

有一社運朋友對我說,你們圈外人不會明白社運為甚麼令人如此上癮。當你在台上只是隨便鳩叫一些口號,問一下大家「係唔係呀」,在場的幾千幾萬人就跟你一齊叫,這是很有快感的事,是會上癮的。當你試過在台上領導一場幾萬幾十萬的集會,你就走不了。當你是一個有名傳媒的記者或者名嘴,也會嘗到鎂光燈的滋味。鎂光燈的滋味,令人IQ急劇下降,感覺飄飄然,甚麼事情,他們都是主角。你以為支聯會的六四晚會是屬於北京天安門前的學生?事實上那是屬於民主派的舞台。白天的時候,民主黨那班政治老人還會舉起V字手勢、yea哂的拍照,看來就像快要開演唱會。

的確,香港的民主運動其實都不過是他們演唱會背景罷了。不一定是當局者迷,知道得很清楚也可以繼續享受。


圖:健吾

考得不好絕對不是問題,反正每年都有好幾萬人升不到大學,還不是照樣做人。但D100卻要硬銷黃之鋒的民主BB形象,將他和邸吉爾相提並論(其實邱吉爾是高材生,只是偏擅文史而非文理雙全,固曰「成續參差」)、甚麼「黃之鋒核心成續係:行公義:5** 好憐憫:5** 講真話:5** 學運:5**」‥‥‥也許是D100的品味真的太差、太硬銷、太矯情,連黃之鋒本人都忍不住說「其實可唔可以停一停,夠了」,不過也要分享原圖,展示痛楚與煩擾。

欲罷不能,是最快樂也最可憐的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