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陳奕迅會中「愛國伏」?

近日維穩黨橫行各大社交網站,標榜是出自社會名流、退休警察之手的維穩文章,假有假傳,用軟性的文筆去打輿論戰,不外乎就是為過去的獅子山精神重新招魂,聲聲反問「為甚麼社會現在那麼暴力、那麼負面」之類,就是要令廣大豬港覺得示威者異議者份外討厭。假中也有真的。沈祖堯幾年前一篇表露愛國心跡的網誌《我的中國心》,也是廣傳作品之一。陳奕迅在instagram也分享了,加上一句「不能同意更多」。幾個小時後,醫神就刪文了事。但是明星在網絡上的一舉一動,都是新聞,早就被載圖廣傳。香港的壹週刊也出手炒熱花生,和容祖兒的處理方法一模一樣。

《我的中國心》表露的愛國痴心,在沈祖堯那一代最後的殖民地精英裡很常見。他們唸港大,讀醫讀law讀建築,放洋留學,但是溶入英語系西方世界的時候,卻有一股意難平,覺得自己始終是孤臣孽子,沒有祖國,心底裡自卑的同時,又帶著一股高等華人的自傲,憧憬著有一天能將文明和民主帶回大陸,衣錦回鄉之後,再落葉歸根。陳奕迅的背景,其實也跟沈祖堯類同。陳奕迅的爸爸是公務員,子女去英國留學,有政府資助;陳奕迅就這樣去了英國唸建築,但是沒有完成學位,就贏了華星歌唱比賽,毅然轉行,回港闖蕩歌壇。

陳奕迅不能同意沈祖堯更多,多麼平常。一句「我不能,也不會,否認我是中國人」,不學無術但是控訴民族主義狂情,說來聽來又確是煞有介事的激動人心。在外國長期生活過的華人,大多受過西人的歧視,心裡不其然渴望祖家強大、團結,給他們後盾。很多在外國長期生活的人,都對「中國文化」、「中國人身份」特別有感覺。雖然他們滿口英語,但其實也不真的那麼「普世」、不真的那麼「世界公民」,始終覺得自己是異鄉人,國族身份始終不明不白。

很多中國人以前避禍、求發展,移民到了西方,宣誓成了他國人。二三十年之後,習近平來他們國家訪問,這群華人又莫名其妙的覺得驕傲,覺得祖國終於崛起了,自己的臉上也沾光。中國在國際上越來越有影響力,他們樂見其成。祖家國力提升,黃種人也抬頭,自己在西人面前也感覺良好。那些在外國入了藉的華人,往往很「愛國」,很留神中國的消息,但當然只限於「中國發展勢頭良好」的那一面。你不要正經八百跟他討論中國國情,中國的將來,因為他不是想考究這些,反正他不是住在中國,中國的好,他沾光;中國的壞,他衣袖不沾一抹塵埃。

有距離的愛,情才夠濃;要有點矇矓,事情才美。

高等華人在外國護蔭下高談如何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如何以「中華五千年文明」而自豪,例子實在俯拾皆是。無恥一點,更會在香港人和中國人爭路爭奶粉爭學位的時候,一下跳出來站穩道德高地,一臉何喜華式的悲天憫人狀,控訴港人歧視「內地同胞」、說港人自覺高人一等諸如此類。這類人幾年你們還見得少嗎?

沈祖堯是醫生,陳奕迅是歌手,他們都是專業人士。專業人士或者專家,因為術業專精,反而造成普遍識見的低能。尤其是香港的工科商科出來,人文視野可以是零。你不要跟他談中國歷史,近代史他們不知道。中國人是怎樣的中國,中國內部的地域差異是如何,他們不甚了了;中華民族是個20世紀才被被創造出來的詞語和概念,他們一概不論。

他們眼中的中國,是外國人眼中的中國人,一個nation state,所以中國人就是一個民族,要團結,要統一。他們對中國的膚淺認識,是外國人的那一種。他們雖然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其實腦袋和視野都換了西人的視野;對他們號稱鍾情自豪的祖國,帶著一種鬼佬式的霧裡看花。生活在香港,也有一種在IFC的離地感覺。

一般香港人也自以為脫亞入歐,成了西方國際社會一員,更不要說這些高級中產。有時也不太忍心苛責,但往往是意見領袖、名流士紳的愚昧才播得深、播得廣。大中華狂情的一代看不透中國,還主張「民主回歸」,終於今天連子孫的底褲都輸掉。但是他們很多人都在黃金年代佔得了有利位置,今天做了外國人。被香港眷顧的一代,往往不知道是自己扼殺了香港。

更多:
盧斯達:沈祖堯校長那顆其實是非洲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