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明不明

古德明平時講究中文的時候,大家叫他一聲「老師」;老師也偶爾過問政事。曹丕說:「蓋文章,經國之大業。」有些文章是經國傳世,也有些是六朝煙水,譬如朝露。古老師昨日在《蘋果》評論版出文[ref]湯家驊、黃洋達 (專欄作家 古德明)[/ref]批評湯家驊民主立場溫吞不明,胡亂標籤反對者搞「暴民政治」,是為「對『暴民』疾言厲色,對率獸食人者,卻畢恭畢敬」;他又同時授予黃洋達「本土派大將」之名,責難黃洋達等不應批評李卓人和支聯會行禮如儀,兼反問「所謂民主激進派」批評別人行禮如儀,他們自己「過去幾十年」又做了甚麼。

最後古德明抬出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這位大律師,力陳溫和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皆是破壞力量,曰「足以令香港民主力量渙散,令中共治港更能如臂使指。」

支聯會成員如香港民主黨人廿五年來救國不能,賣港有方。以前批評,有人會反駁:你們只會批評,為甚麼不去自己做點實事?如今七千人自己渡紅海,不再跪求殭屍支聯會改革甚麼,在此分手吧。「過去幾十年」在做甚麼,是很厲害的誥問,因為很多反對支聯會行禮如儀的人「過去幾十年」根本還未出世。問一個三十五歲的光頭佬在廿歲時為甚麼不反對支聯會,無得輸;尤如維園阿伯跟示威少年說,不要反中亂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時你們在哪,那時你為甚麼不反?以前也沒有民主,你們以前為何不爭取?

事實是,包括古德明老師在內的上一代人,在前途談判前後、在八九六四的春夏之間,是當打的社會賢達,只是他們幫我們這一代選擇了命運。支持「民主回歸」、取消「三罷」的賢達,今天成為「泛民主派」的骨幹;之後又跟中共妥協一次,支持倒退政改通過。使中共如臂使指的,是民主黨以及一眾默許她的泛民小黨。支持倒退政改的、支持解放軍擴大特權的那群人,照樣在古德明那一代流淚激動的維園裡帶領群眾堅守良心。使中共如臂使指的罪名,如今反倒落在叫罵幾句,或者不願同流合污的人身上。

殷鑒於古,不一定察時變。磚頭故紙的學問,不一定見用於現實。經過這些年,古德明仍然繼續宣揚此種為團結而團結的政治愚見,可謂蠱惑人心。是因為六四情結、熱愛文化中國,所以香港和下一代也要被齷齪的支教民所綑绑?還是在《蘋果日報》謀食,也必須依附泛民,為黨喉舌,直到喪失理智?昨日那個在古德明筆下居心叵測的黃洋達,一早有重案組警員上門拘捕,控以惡法,不過只怕在很多人眼中,他連被捕都是為了上鏡。

沒有智力正常的人會質問黃之鋒「廿五年來你又做了甚麼推動民主」,因為黃之鋒廿五年前還未出世,參與社運也只是幾年。那些盤據議席和公家資源廿多年的「民主派」,也沒受到如此非難。泛民總是幸運的,他們總有古德明老師和《蘋果日報》護航,直到沒有民主的天荒地老。

貞婦晚年失節,不如老妓從良;學富五車,無礙失節;是非不彰,德明不明,古德明暮沉於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