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句大義凜然的「村民唔係咁諗」

看見獨媒現場影片報道一則,衝擊立法會當晚,原來有幾個示威市民抬起鐵馬,正要一股作氣破門而入,千鈞一髮,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突然撲出「喊停」,說大家要和平、停一停、唔好咁衝動,令幾個人的氣一下泄了,其他人就鼓噪、謾罵,黃浩銘在片中不斷向市民叫囂:「你衝丫,你依家衝丫……行動啦行動者﹗」他阻止幾個人用鐵馬破門的原因是:「但村民唔係咁諗,佢地有冇問過﹗」

究竟誰人代表村民,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個民主機制去代表村民?就當黃浩銘已經得到村民的授權去領導運動好吧?村民不想動武,但有香港市民想,又該如何處理?

我只知道,新界東北發展不是村民的專屬議題。難道香港人不可以自行抗爭,要從屬於村民抗爭系統?現在搞農村包圍城市,農村人比城市人更高尚?一個關乎全港命運、關乎中港邊界是否仍能保存的問題,我絕不同意用一句「村民唔係咁諗」就能絕然否定別人的做法。新界東北是誰的事情?叫外面的人來增援,就說「東北告急,無你唔得」;來到了,他想衝門,你不可以假定他不知道自己將要付出代價,而你不給出任何具體理由令人信服,只拋出一句「村民唔係咁諗」,絕對是侮辱非村民抗爭者,兼陷村民於不義。

而事實是,若非部份示威者供獻了相當武力,根本無法造成能夠迫使會議暫停的混亂。示威是為了甚麼?聚人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示威的目的是為了阻止東北發展。要阻止之,就要癱瘓議會;癱瘓議會,就不是和平理性做得到。如果沒有那些用武的人,那一晚,東北發展撥款早已通過。

如果事事都要合乎村民諗法,那麼打爛暗門這件事,村民「係唔係咁諗」?他們有集體投票表決,贊成要打爛牆嗎?如果不是,應該集體譴責暴徒。究竟「村民」是甚麼?這兩個字在社運人士的手中,搓圓㩒扁,是遇佛殺佛的尚方寶劍,相當好用。

黃浩銘出了聲明為自己辯護[ref]黃浩銘fb[/ref],謂鐵馬破門,會令鎮壓馬上出現,當時會有不少沒有準備的人來不及走人。

第一,我們不知道黃浩銘為甚麼總是知道所有人的想法和準備,他說是就是,說你沒準備就沒準備。第二,就算這是真的,那麼黃浩銘亦可從旁呼籲「沒有被捕準備」的人應該馬上撤退。但片段所見,他並無嘗試說服要沖門的人,而是用社運菁英的權威「大」他們:「你依家做丫,你依家做丫﹗」黃浩銘之後大言炎炎「最後我也的確放手讓他們去衝」。我看見的是黃浩銘和一眾社運友好一下子將情況穩定下來,將意欲發難的人鬧到熄哂火,黃浩銘事後悻悻然說一句「我無阻止佢衝架」,責任開脫;控制場面,駕輕就熟。

但我不知道究竟是當時情況已經不容許撤退、是鐵馬撞門根本行不通,還是鐵馬撞門破壞力太大,黃浩銘自己不想看見這件事發生?錯誤判斷,不是付出一個人的聲名,而是整個香港被消融於深圳。雖然很多在場的社運人士根本不反對「中港融合」。

影片一出,戴耀庭教授竟然轉貼,大表讚賞:「黃浩銘展現了真正的非暴力抗爭精神,值得敬佩。」[ref]戴耀庭fb[/ref]如此醜事,也多了一抹喜劇色彩。獨媒曾經將影片收起來,之後戴耀庭說:「請把這段片段重新公開吧!讓港人學習真正的非暴力抗爭精神。」片段又重新開放。一個激進民主派、一個示威常客,卻慘遭戴耀庭教授祝聖,情況好像蔡瀾食麥記、蔣薇叫雞之類,真箇情何以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