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中國人為何放棄治癒,說得中國人好像還有得治的模樣

城市論壇,講六四晚會。曾焯文炮轟李卓人,謂支教民支持新移民、雙非人、自由行、普教中,行事永遠敵對香港本土利益,最近還去聯合國迫香港政府立法禁止「歧視」新移民,揚言要為其爭取公屋之類福利,究竟是如何「戰鬥到底」?[ref]【圖文影片】六四港台論壇:曾焯文黃洋達立足本土,支聯會李卓人氣急敗壞[/ref]李卓人辯駁,謂香港人不應針對自由行,因為自由行也是中共政權的受害者;自由行來香港掃貨,「係因為成個中國全部都係假嘢」。

自由行豪客身光頸靚到廣東道喪買,原來是中共政權的受害者?自由行豪客是中共權貴資本主義的既得利益者,至於其他人也是黨國體制下的沉默共犯,他們就是體制一部份。李卓人究竟是不知時務,還是廿五年來都活在1989年,認為所有中國人都是可愛的廣場學生?中國男多女少,政府是不是應該通過法例,賦予男人將女人就地強姦的權力,以慰中國千萬剩男之苦?是一孩政策的錯,不是人民的錯,不要阻止強姦,這是人民鬥人民。

廿五年來,「支教民」經營教會,教會販賣的天國,叫作民主中國。 他們認為香港是過渡狀態,最終要回歸民主中國。香港人支持投票捐獻,以為自己救助中國,最終可以救助自己,怎料中國不走他們期望的民主路,一個轉身變成虎狼強權,一夜屠殺,舉國成為共犯。這間教會一向販賣的是「民主中國」,反變了沒有中國就不能民主。中國以平民作為尖兵﹐大舉殖民香港的時候,愛國民主派的民主理論已經走到盡頭,無法適應新形勢。

近代中國經歷的事,就像滿州人入主中原:就是殺。不聽話就殺、屠城,像養豬一樣,殺到其他豬不敢反抗、不敢懷有一絲異心,最後剃髮易服,退化成滿州人豬欄裡的一頭豬,從此垂頭過活。待得國勢粗安,臣奴一朝出國自由行,就將在豬欄裡受過的一切壓迫,發泄到外人身上。

香港人不警醒,大陸人就會放肆侵漁香港利益。因為豬欄裡只有皮鞭和屠刀,不講文明教化;出來的人只順服暴力,藐視法律和風俗。上一代中國人的確是受害者,但後代已經被馴化,被體制吸收了。暴力和自利的體制邏輯已經內化。中共奪取和經營「新中國」,甚於殘暴的滿州人。要在一個極恐怖和壓迫的環境生存,心理機制為了自我保護,必產生變態,令其可以接受不合理的現實,避免理想與現實無法調和而精神崩潰。

這是在斯德哥爾摩發生過的事,也是中國發生過的事。美軍被極端伊斯蘭武裝部隊擄走,救出來之後,已經變成聖戰支持者。他必須真心相信,否則他必然崩潰。

當代中國人在國外時而歇斯底里、時而機心巧猾,這都是集體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安祖蓮娜祖莉只說了一句「李安是台灣人」[ref]朱莉訪華推新片因李安惹惱黨媒 | 新唐人電視台[/ref],大陸從黨媒到網民馬上將她罵個狗血淋頭,這個說對她「極度失望」、這個說以後不看她的戲。這種群眾運動式的歇斯底里,是舉國的精神病。

不要問中國人為何放棄治癒,說得中國人好像還有得治的模樣。精神病人是可憐,但是你不要以為一片丹心擁抱他,一切就會好。精神病人需要的是隔離,不讓他傷害別人。這不是歧視別人,而是保護自己。就算將全港所有街道鋪位都變成藥房,也幫不了十億中國人。中國沒有的,又何止奶粉和成藥?

中國很可憐?香港不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卻有太多天真爛漫的菩薩心腸。香港自己好撚惦咩?中國是一條黃河,而香港不過是三千弱水裡的一個泥菩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