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風沙圍繞地球吹一圈

現在香港的情況,就像戒嚴、軍管,誰不聽話就打誰。不過這戒嚴和軍管,影響不到一般人,所以這是更高明的暴政。

今日一早,有警察上門拉了黃洋達、黃浩銘和前學民成員林朗彥;十五歲少年在高登傳播「衝擊立法會指南」[ref]警方就「衝擊立法會指南」拘捕1少年 – Yahoo 新聞香港[/ref],被警察上門帶走;招顯聰之前闖共軍軍營示威,今日上庭前,光天化日,被爛仔打手在傳媒面前掌刮了一巴[ref]闖軍營案招顯聰聽裁決前遇襲 – 有線寬頻 i-CABLE[/ref];Facebook受國家級網絡攻擊、facebook page被投訴查禁………這一切只為中港融合,要開發禁區,將香港和大陸連在一起。

平時香港很和平,一到這種時候,「國家」的身影就冒出來;平時的規矩,盡皆拋棄;香港的「公民社會」,很矯情、很脆弱,但這種時候,「國家」也要將其往死裡打,打到連叫喊的氣力都沒有。高鐵表決的時候,也是半個中環成了戰場;一切的事情,像風沙圍繞地球吹一圈,回來了,甚麼都沒改變。

暴政高明的地方,在它只對小部份人顯露真相。香港是分裂的。當你們在憂國憂民的時候,大多數人仍然睡得香甜。家中兩老,也不知道今日香港發生了甚麼;比我大一點的胞姊、姊夫,他們忙著上班、湊仔,他們來不及了解那麼多、關心那麼多。大半個香港的人,明天會看見無線電視剪輯出來的衝擊畫面,他們會覺得很厭惡。因為畫面的確很亂、很暴力;新聞多說兩句,他們會覺得很煩厭,為甚麼你們就不能停下來,讓我們休息一下呢?

我相信那些關心這關心那的人,都很想休息。六月十三號衝完之後,二十號又要繼續表決。人都癲。人要睡、要吃、要休息,但國家機器的齒輪卻不用休息,Money never sleeps。如果不看這些,這一刻很多人都覺得香港不錯。大部份人有工做、有飯吃,有閒錢去旅行,有甚麼不好。所以大部份人都不在意。在意的人,佔少數,所以這少數人被暴力和非法手段打壓、侮辱,沒人太過在意。被人斬的只是一個劉進圖,甚至可能有人叫好。因為他們心裡很煩厭,不想再聽見任何吵吵鬧鬧,只想在自己三四百丈的安樂窩裡好好過日子。

立法會外面的人,不是不知道那裡將會發生甚麼事,只是他們根本不想你去告訴他。你share這一段訊息給他,他會按i dont want to see this,然後hide了這段news。至於立法會裡面的人,有人想衝,會被阻止;八大社運團體,竟然事先張揚自己不會作任何衝擊;泛民主派的共主黎智英和李慧玲一起抹黑蒙面示威者;文藝青年計劃在警察面前朗讀中外文學名著[ref]讀書防線[/ref]——「泛民」中人的種種行動,客觀效果都是吹熄少數人的怒火,將事件變成一場悲壯、浪漫、徒勞無功的悲劇。如此情況,示威者不用武力,能如何阻止?像李慧玲說,跟它講道理。你是唐僧還是中共老母?大家去聽李慧玲狗噏,離地保平安、免煩惱。

東北問題本來是中港融合問題,但左膠社運界將他們「鄉村化」了,方便他們去領導「運動」。因為議題一擴大,他們就掌握不了。不只是「關心社會」和「不想關心社會」的香港人本來就截然二分,就算是關心社會的群眾,也被錯誤的議題設定所分割。

是鄉村問題,還是整個香港要反對同城化,他們選了後者。早前熱血公民被指責騎劫、八大團體與激進示威切割[ref]團體共識周五不會帶領衝擊行動 – 有線寬頻 i-CABLE[/ref],都是「大會」脅著「村民」,擺出拒人千里的姿態,身段夠乾淨了,但他們看來一點都不像想成功。連別人願意做醜人,他們都不准許。

其實這些聲言不遷不拆、大義凜然的人,早已著手幫東北化妝,準備其入殮火化。有網友說明天應該帶金銀衣紙去送東北、送香港的殯。香港還未死的,但是很多人不關心,更早當她死了。他們關心的是自己作為孝子賢孫的身段要美好、要和平、要悲情。他們成立很多關注組、大聯盟,原來不是想救活她,而是想好好睇睇的生葬她。不少人想去救活東北、救活香港,他們被抹黑、被打壓。看事情,不要只看哪個哪個被捕。狼心狗肺的港共,如喪考妣的孝子賢孫,是一體兩面。風風火火,都是虛火,熄火以後,真正的議題才浮上來:禁區撤消,深港同城,然後人口換血;「低競爭力」的人離開香港,騰出空間,等高增值的大陸人來香港取而代之。[ref]王震宇認為「低增值人士」應該離開香港,以騰出空間讓高增值人士來港[/ref]

這些治港新思維[ref]晴朗聽眾踢爆梁振英講大話 @晴朗 2012/09/25 – YouTube[/ref],他們早已說過了,是你們全不當一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