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沒有「正確理解」基本法

《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說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現在中共國務院出了本《白皮書》,自吹自擂香港「回歸後」有何成就,說一國大於兩制、不是完全自治、北京給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不存在剩餘權力、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這些講法,以前在蝦毛蟹將的口中說了很久,現在由國務院正式表態罷了。但是香港有一個天真又愛國的公民社會,他們以前支持「民主回歸」,現在覺得反共很傻很天真、「全民制憲」是念力空談。明明中共對香港一切承諾,就像男人繾綣星光下說愛你一萬年、結婚之後待你至好;過門之後,床下拳打腳踢,床上開前開後。過了門,就是共家的人,不存在甚麽剩餘權力、人格自主,叫你去洗廁所就洗廁所,戴手扣就戴手扣,聲聲阿爺,皮鞭加持。愛國港人,可謂求仁得仁。

《白皮書》一出,無線有線蘋果明報,主場852,帶領眾人深入解剖、咬文嚼字的恐慌一輪,好像中共是忽然仆街、忽然撕毀基本法,大家裝甚麼呢?中共阻撓普選,推出倒退政改,叫大家求同存異,不要事事對抗的,是同一個公民社會的人。蘋果支持民主黨支持倒退政改,司徒華加持鞭策,大家都很冷靜,很滿意,這一幕,我現在都記得;當年反對香港妥協的人,被批為激進、搞破壞、分裂泛民、收了共產黨的錢。

名嘴議員支持佔中、支持台灣人佔領立法會,到場打卡拍照,又同時反對香港社運人佔領立法會,要報警,要譴責。中共的「法律學者」說得很好:「中央只是重申她一直擁有的權力」。中共對「一國兩制」的理解一直很清楚,就是以法而治,rule by law,「基本法」是緊箍咒,由他定義;你們要「學習」。因為「基本法」不是死,它會變,內容會增加、會減少,隨著新形勢而搬龍門。

中共很不滿。因為香港人沒有「正確理解」權力的本質,沒有「好好學習基本法」。一班西裝畢挺的法律學者拿著「基本法」的條文跟中共討價還價,希望中共約束自己,多妙。香港這小小的公民社會沒有「正確理解基本法」,說得很對。中共當「基本法」是工具,香港公民卻當它是神聖法律。好像一個賤男當婚姻是免費召妓加上多了個免費家傭,好傻好天真的女人卻當它是神聖誓約,還要很守規矩地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麽可愛的家嫂,往哪裡找?

跟你們說老實話,老實話不好聽。香港人吱吱喳喳的恐慌,可以維持幾天;就像普羅香港人只會在六月某天晚上「關心政治」,一片丹心的他們繼續愛國。在香港人眼中,反自由行是粗野歧視;中港融合是大勢所趨,反得到嗎?有人反了,他們或因門派私怨、或因本身戇鳩,不是落井下石,就是白鴿眼瞧不起;中共說得明白一點,他們就喊苦喊怱,一臉無辜,好像是第一天知道「中國香港」的政情似的。

愛國當然是有代價,這就是愛國的代價。這部苦情家嫂的戲,從屈原跳河到六四學生跪求民主,從公車上書到和平佔中,都是那麽苦情自虐,充滿一種滿有中國特色的苦難神學。要是有人真要作出一點改變,他們反而會群起打壓,因為你阻礙了他們演那一檯苦情家嫂大戲。港中關係重新定位如是、重新反思「六四」對香港意義如是,他們不想拯救自己,他們只想身段漂亮地進棺材。

香港在談甚麼民主回歸的時候,我還未出世。如果當時有人問我香港的前景如何,我只會說:「啊呀!這香港呵!您瞧!那麼……。阿唷!哈哈!Heh e!he,he he he he!」中共在你家門外?過幾天就是世界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