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鳩評柒論社會運動

看見一個叫張潤衡的作者評論立法會的衝擊行動,竟然又是說那些甚麽「警察鎮壓只是職責所在」,甚麽「大家真正的敵人是指揮警察的當權者」,示威者使用「暴力」云云。[ref]張潤衡fb[/ref]

簡直一派胡言。

滿城警察出動胡椒噴霧,將示威常客拉入警車毆打。職責所在又如何,警察就是鎮壓者的爪、當權者的牙。你會說將猶太人送入毒氣室的納粹黨是職責所在嗎?你會說六四那晚殺人的野戰軍是執行職務,所以他們就不是敵人嗎?這姓張的大言炎炎說甚麽「和平理性才能成大事」,不知道是有心維穩還是真幼稚至此。現在不是唱we are the world的時候。香港議會被利益集團盤據,少數人專大部分人的政,民眾是使用武力終止不公義的議會,而不是張潤衡說的甚麽使用暴力。

張還胡言亂語甚麽「使解放軍出師有名」,解放軍要殺人,需要甚麽理由?泛民温文爾雅,都是反對,解放軍同樣可以出動。動輒拿解放軍說事、以「共產黨xxx就最高興」的奴才思維過活。在鳥籠裡生活的人﹐連思想都變成奴才。如此邏輯,即持械強姦犯強姦女人,張潤衡也會叫女人不要反抗,否則惹怒强姦犯,只會令他出師有名拔槍殺人。

「我也不支持政府在東北搶地,但我想反問,使用暴力有用嗎?」如此句式,是否似曾相識?同是「80後」的周澄談收回審批權,也是如此的恐懼改變、逃避自由、以反問取代表述:「我當然支持港府要有審批權,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們真的有了審批權,會用甚麼準則來審批南下人口,才是重點。如果仍然是有錢有關係就批,真正家庭團聚的個案卻苦等無期,那我看不出有了審批權跟沒有審批權有何特別大的現實分別。」[ref]周澄[/ref]

他們平時貌似關心社會,但他們其實恐懼改變真的到來,害怕責任真的落在自己肩上。因為自由就是責任,香港拿回審批權,然後我們選擇移民。那些不得其門而入的批評,我們一力承擔;毀了中港權貴主導的東計劃,拋棄了東北深港同城化的發展計劃,香港就沒能力發展香港人的東北?他們這些反問,沒有答案,純粹是為了拋疾人家,因為他們自己是「恐懼自由」的最佳臨床病例。

「我當然也XXXX,但是……」其實就是梁文道流毒整個香港知識界、輿論界、社運界的思考方法。簡單來就,就是東拉西扯,不著邊際,轉移視線,再加一抹嘔心的文藝腔。

真正的邪惡:議會早已被騎劫,暴力制度、權貴盤據,張潤衡卻不用同樣的標準韃韃議會內的不正義;少數市民行使武力,則被放大到彷彿會帶來世界末日。明明真正的問題是警察暴力濫權,梁文道卻會反問「我們是否真的瞧解他們的立場、情緒和心理呢」[ref]梁文道:仇人也是鄰舍[/ref]。說香港是戰爭狀態,沒人相信。強姦犯正要霸王硬上弓,主流媒體的作者卻會關心受害人反抗時有肢體暴力,求救叫喊是擾人清夢。

究竟這個傑出青年是對事情一知半解鳩評柒論,還是和理非非維穩?有時在am730看到此君專欄,都是令人發笑的迂腐之論。配得「八十後」之名,姓張姓林姓陳姓周,不知為何都是有意無意的半截梁文道,未老先衰得來又總是妖言惑眾。

圖片來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