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禮膜拜:強國萬萬歲

強國人在香港隨處大小便,中國官媒講到停不了。美國放了話,說尖閣諸島適用於《美日安保條約》,中共對日本馬上噤聲收皮。但是官媒的存在,就是要轉移視線,轉移矛盾,總得有個對像,日本搞不到,就搞香港。日本有美國撐腰,香港只有一群自虐的大中華膠,是上好的軟柿子。

人民日報今天說,香港人反自由行,是有心理病;又說:

「自由行对香港GDP和就业的贡献,少说有3%以上。如果有人对某城市说,他可以提供GDP和就业各1%的贡献,该城市就要对他顶礼膜拜,视他为最尊贵的客人。但香港现在却如此赶客,史所罕见,世所罕见。」[ref]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ref]

短短一句,就顯出香港和中國在很久以前已經分道揚鑣。人民日報的社論,是一篇嫖客宣言:「老子有錢,就是最尊貴的客人,叫你吹蕭就吹蕭,叫你開前就開前、開後就開後,你呢喃甚麼?你怕老子沒有錢付?」

還有那「頂禮膜拜」的四個字,露骨又誠實,訴說了北京那班位高權重的大爺的心理病。京爺也是有病的,那就叫作「主權偏執狂」(sovereignty obsession)。這個病,源於鴉片戰爭之後一百七十年的自卑,總覺得香港給洋人玩過了,永遠看不起祖國。在北京眼中,香港人動輒得咎,不對中國頂禮膜拜,他們都不放心。文化是比不上的了,仁義禮智都沒有了,但現在他們有錢。於是便拿錢來叫你低頭,在「經濟發展」的帽子下,強迫香港人對中國頂禮膜拜,滿足中國人的父權式主權意淫——看,香港心悅誠服,是我們的地方了。

1949年之後,中國不只毀滅了萬代詩教禮義、二千年的人文傳統,也永遠飄流於現代文明之外。中國之外的人,都不是這樣做事的,更不可能寫成官媒社論。有錢是一回事,大家都愛錢,但是有錢不代表可以凌駕別人的自由、意願和尊嚴;客人是要招呼,但不是無底線的舔鞋底。

這些在文明社會應該是常識來的,但在中國完全沒有這回事。以共產之名開始的極權主義,加上改革開放之後的叢林式資本主義,變成官僚資本主義率獸食人的地獄鬼國,「互相尊重」這種在幼稚園教的東西,堂堂官媒不懂得,十億中國人不知有多少人懂得。

香港有間日本餐廳叫「和民」,我去過一兩次就沒再去。食物是好,但那裡的侍應會依照日本的傳統跪著招呼你,幫你倒茶、落單。沒那麼正式的,都是半屈膝。作為客人,去花錢的,也覺得受之有愧。我是客人,你是侍者,卻不代表你我有甚麼本質上的高低,而強國人卻認為來花錢就值得被頂禮膜拜,被叫兩聲爺。如此民族,像從原始人洞穴走出來似的。香港還有一群永遠不去大陸、拿著外國護照,躲在香港搞「中國民主運動」的,堅持我們和強國人是「同宗共祖」呢。你說呢?人類都是露西嫲嫲[ref]露西 (南方古猿)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ref]的後代,不過有些越活越像人,有些越活越像猩猩——啊,不對,猩猩比強國人可愛多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