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西遊記》其實是個悲哀得叫人不忍卒睹的中國式悲劇。希臘的悲劇英雄,雖然受盡折磨、痛苦萬分,卻屹立人間神界,與命運作永恆抗爭。西西佛斯、伊底帕斯,都是典型的悲劇英雄。他們求生不可、求死不能,天上天下的苦難彷彿都由他們承受。這些神話故事的主角,一定不會有好收場,總得在一聲永無出路的詠嘆調中轟然終結。然悲劇英雄的冷峻與不屈,令人握腕感嘆,震懾凡心,因而洗滌人心,象徵人類最不凡的精神追求,得以流芳百世。

《西遊記》卻不如此。美猴王大鬧天宮,最後被佛祖收服壓五指山下,本來是一個類似西西佛斯的悲劇故事。大聖爺是來自民間山野的叛逆勢力,自由奔放、目空一切,沒有祖宗、不服皇帝,招安受封弼馬溫之後,發現朝廷根本玩弄自己,於是作反,最終難敵朝廷建制的鎮壓剿滅,也是一闕可歌可泣的悲劇。

然大聖爺沒有就地死去的福份,也不得西西佛斯永恆徒勞的壯美。牠犯了法,要做社會服務令——要護送唐僧去西天取經。大聖爺一骨傲氣、桀傲不馴,不敵佛祖的金剛圈。一路上,打打殺殺固然少不了,卻又要守著老好人師傅的迂腐教條。一行人陷入險境,很多時候就是因為師傅不信眼前這一個美人,是一隻妖精。唐僧就算知道,卻也要本著「我佛慈悲」的普世價值,連累街坊,次次要大聖爺收拾殘局。

最後唐僧一行人取得了西經,大聖爺還成了個「鬥戰勝佛」,被天界徹底收服。表面上是大團員喜劇,但實質悲哀無比。

另一部名著《水滸傳》也是如此,給迫上梁山的好漢,最後被朝廷收編,征討他方叛軍,最後死光走光,貪官反了,皇帝始終老神在在。

唐太宗的時候,他皇帝老子還抱怨過民間的世家大族看不起皇帝家,不肯聯姻。但是形勢之後改變了,朝廷越來越大,民間越來越小。齊天大聖是個來去自如的遊俠,最終被天庭收復;地上的俠客,則命運類同。明清時期,民間愛讀愛聽官案小說。官案小說就是包公電視劇那種故事。這些故事裡,是有「俠」的,但他們不是快意恩仇的獨行俠,而是包大人的隨從。一身武功,賣予皇帝,都是替包大人和朝廷辦事,要跟據宋朝法律行事。

這些小說廣為流傳,因為朝廷都認可這種意識形態。春秋時代的俠,是法家說的犯禁之俠、是司馬遷史中的「遊俠」,荊軻、豫讓,都是犯法犯禁的。

近幾百年,各種社會規範建立起來,俠客不被朝廷收編,就是賊,朝廷不會放過你。《投名狀》講完這個被收編的故事之後,再踏前了一步——接受收編,朝廷又怕你勢大。飛鳥盡,良弓藏,接受收編,也不一定有好結局,叫你不得好死,也是皇帝的選擇之一。

離開中國,去到十九世紀初的香港,曾經有一個大海盜時代。來自南中國海、馬六甲、東南亞、對馬島的海盜熙來攘往。張保仔的人馬不是海賊,而是一支海軍。他們劫掠官鹽貨船、收保護費,食的是大茶飯。相傳張保仔窮出身,對沿海百姓仁厚,這其實也是「俠」。

1810年,張保仔與葡清聯合水師在赤臘角附近打了一場大仗,張保仔元氣大傷,最後被迫跟兩廣總督議和,接受招安,之後幫朝廷剿滅澎湖的海盜——這不是《水滸傳》的故事嗎?梁山好漢被收編之後,幫朝廷鎮壓江浙地區的方臘起事,最後損兵折將,帶頭接受招安的宋江一心忠君愛國,但最後還是被毒死,到頭來是一場空。

魯迅評《水滸傳》,是這樣說的:「『俠』字漸消,強盜起了,但也是俠之流,他們的旗幟是『替天行道』。他們所反對的是奸臣,不是天子,他們所打劫的是平民,不是將相。李逵劫法場時,掄起板斧來排頭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一部《水滸》,說得很分明:因為不反對天子,所以大軍一到,便受招安,替國家打別的強盜——不『替天行道』的強盜去了。終於是奴才。」

回到《西遊記》,往西天的路上有很多妖魔鬼怪,其實都只是山賊、海盜、貪官;《西遊記》的終極波士(Boss),是那個高高在上,神出鬼沒的如來佛祖。如來佛祖是甚麼呢?滿人在白山黑水冒起之後,與蒙古、西藏結成聯盟,與華夏明朝兩分天下。

五世達賴喇嘛和清朝皇帝結盟,向外輸出政教合一:達賴喇嘛自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滿清皇帝則是文殊菩薩化身;而蒙古可汗是金剛手菩薩化身。西藏黃教(即達賴喇嘛的教派)的開山祖師宗喀巴,其實又是三個菩薩的本源。這當然是宗教文飾政治,但揭示了滿、蒙、藏聯盟的本質是宗教聯盟,然後才是政治聯盟。滿人本來信薩滿教;後來很多都信佛。乾隆信西藏密教,接受灌頂,而且大肆造神,將自己塑造成十方拱圍的佛菩薩。他插手活佛繼承﹐對他方「理藩」管治……在佛教的世界觀中,得到合理解釋。

漢人地區的「中史」書總愛強調滿人入關之後「漢化」、繼承「正統」,其實這只是自我中心的看法。清朝皇帝的形象實際上是千變萬化。乾隆在漢人十八州是儒家理想中內聖外王的君主;在蒙古是可汗;在西藏是文殊——宗喀巴。我們多見乾隆的傳統皇帝像,是「人王」;但其實他也命人幫他繪製「佛王」肖像,供信佛的臣民崇拜敬畏。

在很多中國故事裡,如來佛祖都很奸狡,老是常出現,而且有千千萬相。其實變來變去,都是國家和朝廷在換畫皮。大聖爺、張保仔、宋江,都成了政協委員;昨日是五指山、金剛圈、取西經;今日是基本法、人大釋法、「大家都是中國人」。

延伸閱讀:

曾淑娟(中正大學歷史所博士):《乾隆皇帝的文殊.宗喀巴自覺與形塑》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BJ013/bj013382402.pdf

One thought on “佛祖很奸狡,老是常出現”

  1. 西遊記(嘅作者)一向都有佛教最上嘅想法,而佛教又一向有同政治合ㄧ嘅基因。

    對政治人物嚟講,在世可以滿足自己嘅權慾物慾,然後又攞正牌去另ㄧ世界再享受,想來都無乜比呢樣offer更便宜啦。要怪嘅,就怪點解佛教會有呢d offer啦。

    但諗諗吓,又有邊個宗教唔搞政教聯合?再諗深少少,係世人利用宗教來達到目多,還是宗教利用世人來生存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