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價值:僭建出特首,偷渡出醫生

偷渡賊Betty引起熱議。每逢議論,都會出現一些相當幼稚園級數的辯駁。有一說,謂爾等批評Betty,只是爾等廢青妒忌人家拿到學位,而你們沒有。真的有人在我的專頁放這種屁。[ref]載圖[/ref]這種可笑講法,既有出自網絡遊魂之口,也出自財經報紙的有名評論員。民族主義上頭,或者投其所好,為了維護Betty,連常識都拋棄了——大學學歷竟然變成議論公共事件的門檻。那麼平凡人也不應該批評強姦犯,因為看官也沒有強姦的經驗。

將論據完全拋棄,訴諸議論者的背景成份,「資格論」通常是低能的政府高官用來詭辯的:很多年前羅范椒芬做教育局的時候,民眾猛烈批評教育政策,那個姓羅的反駁道:「很多人批評特首,但年輕人最無資格(least qualified)去批評,因為沒有了特首,你們不能得到如此多資源。」[ref]羅范椒芬=荒謬言論 ?![/ref]

老練的老屎忽或者時事評論員將批評betty的千千萬萬民眾簡單歸類為廢青宅男,就像社運菁英一遇異見就用鍵盤指斥對方是「鍵盤戰士」。也許Betty令他們想到那個香港充滿偷渡客的時代,一段大家同舟共濟、刻苦奮發的記憶就浮起來了,便將幾十年前的自己投射到Betty身上。那件holyshit的示威相片好、萬言書的怨毒衝天、八歲識得偷渡的過犯,全不見了。偷渡當然不是罪犯滔天,但在上一代人或者民族主義上頭的未老先衰「八十後」眼中,Betty的所作所想所為,竟成為王岸然口中獅子山下奮鬥精神之體現,其人更是香港核心價值的繼承者。[ref]王岸然:誰傳承了香港精神[/ref]

一直以來,強調語焉不詳的「核心價值」,是危險的。因為自由法治可以是「核心價值」;偷渡達陣、過左海就是神仙,也可以是「核心價值」。不擇手段,成功就行;不問是非,只問結果,之後更要將經歷包裝成感動人心的「奮鬥史」,都一向是上一代的「核心價值」。

呂大樂說,第二代香港人本來就是崇尚叢林競爭、相信成王敗寇的一代。骨子裡,他們不認為「抵壘政策」息政之後繼續偷渡有甚麼問題,還會誇讚Betty能幹大膽。現在「公民社會」吹捧的民主法治自由,恐怕只是一群上位者的包裝花紙,就像betty花了一萬字將自己包裝成阿信、包裝成生命鬥士。那麼,賊王葉繼歡也只是拿著ak47來香港開拓他的致富夢;皇軍侵華也只是為了實現「中國夢」,去「追求更好生活」罷了,那張包裝的花紙就是「從歐洲人手上奪回亞洲,共建屬於亞洲人的亞洲」,即耳熟能詳的大東亞共榮圈。

甚麽是「核心價值」,是由那一代人去介定。所以支聯會的愛國賊吹到「愛國愛民」是「香港精神」,又有甚麽出奇。所謂核心價值,就是嬰兒潮那一代人的價值觀,是他們說了算,再加上三毫子一啖的聯合國式大愛做包裝。

要揾食,就得順著上一代。港台太監也站穩了核心價值的立場,著數滿載,鞭韃網絡憤青。批評梁振英沒所謂,向祖國交心才是正經事。很久以前,太監就在一個私人場合說過,自己有興趣去中國混。梁文道在大陸講一個talk,收十幾萬人民幣,文化維穩、粉飾太平的生意是金山銀礦,一定不是廢青做得來。看得太監或者離地教棍頻發膠文垂涎模仿,也不出奇。

廢青不會打劫金鋪、不會放炸彈、不會八歲就識得偷渡出國,可謂一事無成。光在網上鬧鬧鬧,有用嗎?成功就是成功,移民香港,不擇手段,人家Betty就是個成功例子。偷渡、僭建、黑材料﹗然後去參加六四晚會贖罪,這就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僭建出特首,偷渡出醫生,社會都很接受,很包容。無論是土共還是泛民,法治公義甚麽的,說來好聽罷了。真做事的時候,哪裡是這一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