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

台灣人正面檢視自己的歷史,是其主體意識的再確立。從原住民與日本人鬥爭的《塞德克巴萊》、到日殖後期的棒球故事《KANO》,或者是閃靈樂隊的長篇概念大碟,都是重建台灣角度的台灣史系譜。有歷史,就有身份;自己的歷史,由自己的角度去講。台灣不再是中國國族主義眼底下一個平凡小島,而是台灣民族獨一無二、世世相依的家園。

香港的英殖歲月,長達一百五十多年,成為「香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但到了現在,誰人談起英治時期的好,表是反殖、裡是親中的文化人、學生、學者、文化間諜,盡跳出來批評香港人「戀殖」;就像台灣拍了一部《KANO》,大陸的憤青五毛就喧鬧一番:台灣人!你崇日,你戀殖!

國民黨的殘暴統治,勾起了日治時期的記憶;中共來了,英治歲月的剪影也再現香港人心。末代總督彭定康早前再臨訪問,有人揮舞香港旗迎接,更有抱兒媽媽感觸落淚。反殖親中打手也跳出來鬧:香港人奴性強,現在還抱著英國人的大腿!

香港的愛國主義陣營,不只土共,還包括那些嘴裡支持民主的泛民主派,以及佔據主流媒體的輿論打手。他們披著進步面紗,但到底是中國國族主義的傳教士。一條反對台灣和香港主體意志的陣線已經形成,這些愛說漂亮話鬧鬧梁振英的文化社運人,跟中共麾下的中帝五毛,根本站在同一陣線。

等而下之,就是借《KANO》去給自己一張臉貼金。反國教運動臨陣散水,陳景輝急不及待寫文章自吹自擂說是階段性勝利,被人恥笑到現在。最近他又在明報寫他的垃圾評論[ref]《KANO》、成敗和民主運動 | 陳景輝 | 香港獨立媒體[/ref],竟指KANO不計較狹義「成果」,可堪社運參考云云。陳景輝比喻不倫,拿電影做飛機杯、發揮精神自慰術,為自己的社運劣績開脫。然而,劇情是講台灣嘉農隊遇強越強成為全台冠軍,最後力戰日本甲子園強隊,戰至最後而雖敗尤榮。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不要拿強者對決跟你們的鳩做失敗主義比,咁大個人,知道醜字怎麼寫嗎。

日本人的好,在那尊敬強者的武士精神;「一球入魂」也是一期一會禪佛精神的體現。嘉農和日本之間,是強者和強者的對決。台灣人反服貿,是明知國民黨要清場都跟你爭持一番,給打得頭破血流;陳景輝之流的社運人,是坐看運動未打先輸,然後回家做文章為人為己開脫責任,辜負現身到場的千萬群眾,拿運動作自我滿足的舞台。一群沒打算贏的快樂弱者,互相取暖安慰,成立了自慰俱樂部。陳景輝的混文不只貽笑大方,更是活活強姦了《KANO》。分享陳景輝這篇奇文,台灣網友評道:「好奇妙的一篇文章。他坐在電影院中顯然不是在看電影,那他是在幹嘛?」我答:「打飛機——自慰。」

奇文一出,網絡上一陣恥笑。陳景輝竟然又在獨媒出了一篇「回應」,說自己「受到惡意攻擊」,被「扭曲和批評」,又自稱「見怪不怪,一向無心理會」。但口裡說不,身體又很誠實,要跑出來回應一番。[ref]輸贏之外,《KANO》的最後勝利——順回一些批評 | 陳景輝 | 香港獨立媒體[/ref]好辯不認輸而又姿態極高,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笑死人。

明報不明,確是正論。同報的泛民打手社評有志一同,同向「絕食爭普選」的泛民臉上貼金,令人作嘔。[ref]絕食迴響小總比沉默好/文 ﹕李先知[/ref]泛民安然在中共設下的鳥籠中挖空心思的轉空子,對外則繼續其無人在乎的絕食儀式,也不怕被人笑戇鳩。泛民和社運「菁英」將鳩做美學化,將鳩做神聖化,一往無前。「佔中」被批評是鳩做,頭面人物起碼都會反駁佔中不是鳩造,它有一個進程、需要時間云云;但泛民和「社運菁英」現在已經進化,他們可以臉不紅耳不熱地平白承認自己是鳩做,還將鳩做和失敗粉飾成一件美麗熱血的藝術品。為甚麼《明報》和《蘋果》繼續吹棒帶領香港失敗的人?無論是親共還是親美,都不想香港真的動起來。臨門一腳,都有這些人帶領大家散水回家。

文化人和社運菁英的功用,就像以前的司徒華,是香港政界社運界的避孕套,用膠做的。貌似激進,實際安全到極。他們會帶領香港人在限界內發泄精力、大搞特搞,但一天有他們在,都不會搞出「結果」來。

【延伸】熱血時報 | 當《Kano》淪為陳景輝的精神勝利 | 無妄齋

圖片:【MoVie】KANO:說故事的人 @ MoVie x MuZik = Vie. :: 痞客邦 PIXNET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