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太監,柴玲、梁文道及其他人

柴玲今年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丁子霖[ref]柴玲的长信:致丁子霖母亲的信[/ref],表是懺悔,裡是自我開脫。她說,八九民運的時候,自己不認識上帝,沒有按聖經的話語行事,於是去搞示威遊行,沒有順服上帝認可的「掌權者」,「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如果當時她是個基督徒,她就該遵從政府的命令,勸人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絕食, 不要到廣場聚集。

柴玲說,當時不應該搞對抗,只要相信基督,奉祂的名禱告,就可以改變中國。只要福音傳入中國,中國和中共是可以慢慢改變的。

綜合全文,只見柴玲萬分的自我陶醉,為自己塗脂抹粉,自我解套。廿五年前,同志流血慘死,柴玲逃往美國偷生。但是八九民運在支聯會和海外民運圈的吹棒下,漸漸變得神聖不可侵犯,而柴玲卻被視為六四的「逃兵」,蒙上鐵一般的污名。

沒人喜歡一世擔著污名。於是柴玲信了耶穌,成了耶撚。在血氣的世界之上,有屬靈世界的上帝,有一個更大的權威。八九民運的意義,被耶撚歷史觀瓦解;八九民運從天上墮入凡間,那她人生裡的污點,就不再是那麼十惡不赦。因為她要重建自己的形象,無論你們信不信,她就是如此相信。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她逃往美國獨活,本是懦夫、本是叛國,如今卻變成了尋得神恩的契機;本來千夫所指的事,如今可以大剌剌寫出來,當成得救見證——這就是柴玲個人的救贖。正如她廿五年前的存活,建築在她同胞的屍山血海之上;廿五年後,她靈魂得救的儀式,是在別人的傷口上灑鹽。

柴玲用連串金句話語為自己解套、粉飾自己的過去,否定廿五年前的民運,一方面釋放了自己,另一方面也釋放了共產黨。中共宣布戒嚴,多被視為政府一連串非法行為的開端,而柴玲卻在耶能的光照之下,反過來自我韃韃、體諒了黨,「違法也沒違反上帝」。《羅馬書》那條叫人順服掌權者、長官的存在出自上帝意志的經文,那些被馴化了的耶教人士一向倒背如流,運用純熟。柴玲不想再背負現實的十字架,在上帝的殿堂,她得到了解脫。

這篇公開信那股自我開脫的意味,令我想到梁文道。今兒見梁文道在《蘋果》寫了篇長長的《絕交》[ref]梁文道:絕交 | 蘋果日報 | 副刊 | 蘋果樹下 | 20140427[/ref]。柴玲的化妝品是《聖經》金句,而梁文道的擋箭牌則是米蘭.昆德拉、海德格、勒內.夏爾、赫拉巴爾。他講世界上除了政治,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談,這和柴玲真是相映成趣。文風和造型都刻意模彷梁文道的陳景輝歪曲《KANO》的主旨來為自己的失敗主義社運解套[ref]熱血時報 | 《Kano》唔係鼓吹失敗主義,蠢材! | 無妄齋 | 專欄部落[/ref],而梁文道這篇寫得故作精緻優雅的《絕交》,則是自比「超越政治」的米蘭.昆德拉,同樣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梁文道想要開脫的,自是他越見維穩的評論立場、在人民幣面前越見虛空的靈魂。二零零八年,梁文道寫了一篇《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ref]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 | 梁文道 | 香港獨立媒體[/ref],批評香港社會沒有文化,而大陸生機處處,他這類出色的文化人,必須「衝出香港」。回頭看這篇文章,我們會發現梁文道當年對香港的批評、對大陸的吹棒,統統只是為自己之後進軍大陸,大搞維穩事業編個漂亮的理由。中國人一向有「勸進」文化。一條村要選個村長,就會有一班幫閒推舉候選人。那候選人即使心裡極想做這個村長,也要推搪個三番四次,演一場虛無的大戲,最後才會在勸進聲中「免為其難」擔此重任。梁文道則是深得這種中國人的國粹。而且他在幾年前就已經懂得事先張揚,勸進自己北上發展。用魯迅的話來說,就是一場虛無黨做的戲,除了矯情,還是矯情。

梁文道昨日的「去港」宣言,就是他今日的自我開脫。中共在香港請演員做維穩戲,梁文道說他們「其實不明白」[ref]梁文道:其實不明白[/ref];中共的人要進香港政府,梁文道說其實共青團身份沒甚麼大不了,好比成績表上的白兔仔,只有優等生的意思[ref]她也是黨員 | 蘋果日報 | 副刊 | 名采 | 20120427[/ref][ref]我 黨 | 蘋果日報 | 副刊 | 名采 | 20120428[/ref][ref]地下黨 | 蘋果日報 | 副刊 | 名采 | 20120429[/ref];警察虐打示威者、放生中共打手,梁文道說「仇人也是鄰舍」[ref]梁文道:仇人也是鄰舍[/ref],說要瞭解他們的立場、情緒及心理;大陸人在港鐵胡亂飲食,搞得車廂一塌糊塗,梁文道說港鐵車廂管理主義肆虐,一點也不人性化[ref]梁文道:在鐵路上開餐[/ref];台灣人反對服貿,學生佔領立法院,梁文道在鳳凰衛視上說,學生感覺自己在代表人民,「有無限膨脹的正當性」。

如果《一個最後一代香港文化人的告白》是別人寫的,那只是文人尋常的滿腹牢騷。但那是梁文道。今日的梁文道站在甚麼位置,有目共睹;余秋雨也有一篇《含淚勸告請願災民》[ref]含泪劝告请愿灾民-Blog-搜狐博客[/ref],柴玲梁文道又算是甚麼?幾百年來從紫禁城外走到紫禁城內,不知多少人在路上成了太監;中國的太監,又是最有文化,最愛裝模作樣:貼假鬚、娶個妻,向自己交代,在旁人面前假裝雄風尤在、風骨猶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