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同學不准你們唱衰香港、唱衰社運?

福爾摩沙很多台灣藝人,香港很多中國藝人。稍有對比,都要醜死人。事實就是事實,你不能說有個別香港藝人出聲,香港藝人就不是普遍兩面三刀。香港藝人反智低能,有台灣人一般的本土歸屬嗎。但是黃之鋒卻不同意,謂此是自我否定、選擇性對比、貶低自身云云[ref]黃之鋒FACEBOOK[/ref],還說「不要在自己面書自HIGH說香港也需要學下人點抗爭,然而到香港真正行動時卻嚇得只懂在家中打鍵盤」。

為甚麼有人要做這些圖呢?為甚麼要對比?這個簡單的通識問題,讓我來答通識小神童。因為藝人像黃之鋒一樣,有龐大數量的支持者。他們一言一行,左右支持者的想法,影響社會極鉅。開明進步的藝人會有開明進步的支持者、反智愚蠢的藝人也必有一群娛樂至死的消費者。對比當然是選擇性的,因為這種對比圖,正正是為了批判那些腐敗犬儒香的港藝人。就如批判梁振英、中共,都是挑一件事一個人一個黨去講,這全都是「選擇性批判」。香港腐敗的又何止藝人?方方面面都是形勢告急,香港要跟台灣比,有甚麼可比?香港敢情是有希望。連認清殘酷現實都不敢的,是鴕鳥,一定沒有希望。以前董建華也說批評他的人是「唱衰香港」。早就被有識之士取笑過了,香港是好就好,是衰就衰,怎麼是一介小民唱衰得了?

我以為黃之鋒最多只是少年版的司徒華或者AV仁,怎料他是董建華,容不得雜音,不喜歡來真的,只愛聽社運友合唱美好煽情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最後黃之鋒以行動派的口吻諷刺製圖評論的都是光說不練的鍵盤戰士,那一陣怨毒,好像一條小狗開動了自我防護機制,人家只是出一張圖,說幾句話,他就跳起來反駁。是因為台灣那班學生一鼓作氣的力量太攝人,令學民思潮那一次的反國教流產運動顯得太過窩囊,惟恐人家最終會批判到自己頭上?看見台灣人起碼有點膽氣,我自己都覺得慚愧。黃之鋒有沒有反省,還是繼續在陳景輝定義的「階段性勝利」中做行動派的夢,我不知道。在黃之鋒的話中,好像說話上網的人就不能同時有實際行動。今日將台灣和香港比較的人,很多都參加過反國教,有份圍過立法會。那一次行動,現在說來彷彿都是黃之鋒的「功勞」了。沒有群眾,你黃之鋒是甚麼?

真正行動的時候,很多人都出來支持、穿黑衣,收工之後趕著來,在金鐘政總前擠得像沙甸魚,熱情是夠了,然後眼巴巴看著大會將群眾一舉解散。甚麼叫行動?黃之鋒 and friends做的才叫行動?議員籌錢到台灣登報,抗議香港太多中國遊客和中國移民,警醒台灣人,算不算行動?本地市民籌錢登報,抗議大陸移民居住一年就可申領綜援的新規定,親自設計、度稿、跟多間報社講價,算不算行動?我當然不奢望自認是「中國人」的黃之鋒及學民思潮諸頭領會對這些行動有甚麼好感,更絕少聽見他們對本土抗爭有好說話講。廣東道驅蝗、唱紅反自由行,更是有效果的行動。鍵盤戰士之論,真的很廉價。都是那些自命玄門正宗的社運菁英排擠異己的用語,現在黃之鋒都忍不住拋出來,也不出奇,因為他們與社運功能組別團體合作無間,從來不是甚麼秘密。

危急存亡,「嚇得在家中打鍵盤」的人不知有多少;倒是看見抗爭情況膠著就嚇得鳴金收兵自動散水的團體,我就有名有姓數得出來。黃之鋒不喜歡,你們就是鍵戰。你們作論述宣傳的時候,是嚇得在家打鍵盤;到你們出來行動了,他們又說你法西斯、排外、很暴力、「輸了素質」。公是他贏,字是你輸。很不解?因為你們凡夫俗子根本不懂「社運」。

圖片來源:膠登時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