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左膠磁能線共振

左膠橫行,帶來思想癌細胞。中台雙方權貴要簽訂兩岸服務協議,衝進立法院的學生固然是反對、站在警察面前保護學生的老人如是,由南部坐旅遊巴上台北聲援的叔伯阿嬤如是、走到立法院前聲援的市民藝人如是‥‥‥不過,越是風風火火的事情,就越有人喜歡唱無聊的反調,以顯眾人皆醉而他獨醒。很不幸,這些人都是拿著馬克思(馬克思:「又係我?」)或所謂左翼角度來發膠音。這些「論述」看似頭頭是道,但全部經不起常識和政治現實的考驗——有左膠批評其他左膠支持台灣學生,說,兩岸自由開放市場是好事,因為「馬克思主義不會在原則上反對資本流動、反對地區之間自由貿易」,原因是甚麼?原來在某些左翼的眼中,將台灣鑲進中國的權貴資本剝削體系中,原來是可以「為無產階段創造聯合的條件」![ref]言論出處[/ref]

台灣人被拖進這個剝削系統,原來是實現「兩岸人民」共同受苦的無產階級大團結。這種恐怖又搞笑的邏輯。好像以前甚至現在的大中華香港青年說,我們要民主回歸。民主回歸,就是跟中國慢慢降到同一個標準,大家都一樣仆街,就是「共同抗共」。

該左膠竟然認為台灣轉投中國的剝削懷抱,就是脫離「美國的操縱」。經常說,反美反上腦,就會變成擁共,病例俯首可拾。

左膠禍港禍台,不是一知半解讀書讀壞腦的個別例子。他們是一個群體,是蘇維埃俄國一直下來的思想癌細胞,像核輻射塵,流毒四方,毀壞各國的常識、道德、傳統。這些東西一旦崩潰,外來暴政就如入無人之境。俄帝國和中共帝國輸出有乖常識的學術、在西方和外國培養以解構和唱反調為己任的知識群體。反美反資的漂亮話,他們說來頭頭是道,但結論和出路卻是虛無飄渺和揣測紛紜。一個虛無飄渺的國家,必淪為強權的點心。美國的全球化工程如是,中共的大國崛起論如是,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如是,透過個人口殖民、學術殖民、經濟殖民,將目標的底層組織、傳統、 常識、記憶淘掠一空。而這些東西,正是人類得以抵抗極權和宰制的武器。

香港有個左膠說,港台人都反服貿,為甚麼又不反WTO?[ref]言論出處[/ref]就好像去太興,見只有燒味,就問為甚麼沒有素?左膠的批判進路,是一下子跳到廉價的道德高地發射空對地導彈:你們台灣加入了WTO,都是資本主義的奴隸,所以你們都沒有資格反對服貿﹗大陸人剝削香港人,爭奪我們的資源。左仔又會說,以前香港是經濟剝削廣東的帝國。那是甚麼意思?說來說去,就是香港人都染上了資本主義原罪,反抗極權,沒你們的份。

既然你們俾英帝美帝屌過,不是處女了,那你也沒資格反抗中共強姦。這就是左膠的乖戾和痴線思維。無權的時候,他們是風流左派,有權的時候,佢會殺撚哂你地。

這種四處發放磁能線的膠人,四處都是。這個更好笑:「大陸不是洪水猛獸,我們沒必要處處躲避。台灣人應對自己的自由文化和地位充滿信心,這樣才能把慢慢地把對岸十三億人口影響過來。」[ref]言論出處[/ref]

類似的春秋大夢,香港很多人都說。中國要收回香港,香港就出了一群人要求「民主回歸」,然後說香港的質素可以慢慢影響大陸。結果呢?到現在香港徹底淪為中共臣虜,李柱銘鄭經翰吳志森之類的混人還在說,唉呀我們為甚麼要限制自由行?多點「內地人」來,我們可以向他們傳播自由的文化,令他們了解民主自由的可貴⋯⋯訓醒未?

這個左膠的偉論被我轉載出來了,其後續回應竟然是:「突然看到自己被一眾對岸南方小島人民批鬥成了左膠⋯⋯對此,我只有一笑置之。但我會原諒他的沒讀過政治學,沒理解過甚麼是政治光譜,才會左右不分。」[ref]言論出處[/ref]

這種可笑的自命不凡,令我想起某個叫我惡補國際政治和歷史的高智能戇鳩仔。現在的高等教育所為何事?好像再無知再愚蠢的人,都得到過度的自信心。這些都是用學術詞彙包裝的廢話,吹到天花龍鳳,卻完全經不起常識考驗。被人挑戰了,沒有一絲捍衛觀點的勇氣和料子,卻擺出一個武林高手、「予豈好辯哉」的模樣,這麼大的人,知不知醜?

讀書令聰明的人更聰明,令愚蠢的人更愚蠢,原來左膠是一個普世現象。他們包著學術理論的花紙,日夜散播愚蠢。一個被膠化的社會,面對極權入侵,在左膠和社運膠人的愚弄下,會自動打開城門,實現於極權奴役之下的「全世界人民大團結」。所謂左膠,是一群是自帶乾糧的五毛。他們的存在,令極權的侵略成本減到最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