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佢靠個樣之嘛,有咩咁叻!」

馮煒光入局做「政府新聞統籌專員」,他本來的區議會席位出缺,需要補選。新民黨,人民力量和民主黨派員競逐,最後新民黨拿了二千多票,人力拿了一千多票,民主黨的單仲偕卻只拿九百幾票,車尾燈都看不到。民主黨大敗,不能歸咎於人力分薄票源,因為單仲偕得票之低,要說介票論,應該是民主黨介走了人力的票。但其實民主黨和人力的票加起來都不及新民黨的多,就算是1 on 1,都是輸。

民主黨的單仲偕是老鴿,但人力的袁彌明卻是新丁,初出戰都贏你百幾票。民主黨的未日來了,社運菁英葉寶琳卻撲出來反對「民主黨窮途末路」之說,謂是此選舉,雖然民主黨大敗,但不代表民主黨整體失勢,因為「袁彌明本來是個靚女明星」,「上次立會選舉慢必勝出,多少靠佢架喎」云云。


圖片來源:Edward Tang

說出這種話,我不知道是因為葉寶琳太想維護民主黨,還是太忌妒袁彌明比她靚。這種「選舉評論」,裡面藏的是怨毒:「車,佢靠個樣之嘛,有咩咁叻!」外貌的確有助選舉,但將美貌說成人力勝出的唯一原因,既是女人之間看怨毒,又是政治識見的膚淺。選舉輸贏,像社運女神所說,也不是一件三言兩語說得完的事。民主黨的戰敗,遠的可以說到爭取廿年繼續爭取、2010密室談判支持倒退政改,近的可以說民主黨出了個馮煒光、AV仁在開會的時候看J圖,這些都是構成導致民主黨潰敗的大環境。但葉寶琳說些甚麼呢,「袁彌明本來是個靚女明星」,三言兩語講完了。

葉的潛台詞是不是女人一旦成功,都不過是得力於樣貌好、身材正?我不覺得這種想法是大逆不道,作為一個思想不進步的沙文豬,我也認同外貌好的女人做很多事都有方便。但葉寶琳自己是女人,又與女性主義調調的洪曉嫻熟,一起上電視,怎麼就沾不上一點進步思想?民主黨大敗,葉寶琳不只假定選民都是不懂政治的狗公選民,言論也是基於一種男權味很濃的性別定型。

很多男人心裡是瞧不起女人的。尤其是女人一旦樣貌好,男人就認為她們都是花瓶,不堪大任。葉寶琳是女人,心裡卻也認同這種性別定型。這是性別史的基本現象:雖然受到男權社會的壓抑,但女人同時又是最擁護和服從社會對女人的設定和規訓。最會嘲笑女人外形的,通常都是女人;最懂得挑剔女人的,也是女人。

人力沒有黃毓民,也不代表泛民會受人力玩,多隻香爐多隻鬼。在葉寶琳眼中,單仲偕民主黨再差都是「公民社會」的「自己人」,人力是「激進民主派」,是敵我矛盾,對之當然不會有好話講。

碼頭工運,一張大波社運少女在網上圖流傳,口痕友說了兩句,謂大波少女在社會運動有「吸引注意」的用途,同屬一個圈子的鄧小樺就撲出來討伐,揚言要追殺分享圖片的網民到天涯海角。

說得那麼大義凜然,其實都是站在道德高地黨同伐異。葉寶琳現在用性別定型的觀念侮辱女性從政者,她是不是也應該出來追殺?是不是也應該在那個圍威喂的《星期日明報》[ref]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社運女神、小花與口痕友[/ref]做一期專題專訪訪問「受害者」的感受?

追殺不追殺的分別,只在是不是自己人。鄧小樺葉寶琳是自己人,當然就沒問題。說袁彌明是靚女明星,選舉表現才會好,就等於如果有人取笑葉寶琳幾年前參選區議會落敗,是因為當時她的尊容很像陳景輝的細佬。說人家是花瓶,和詆毀人家是只懂挖鼻的如花,其實是一樣惡毒,一樣的「消費女性」、一樣的「物化女性」。

以他們一貫的高尚道德標準來說,葉寶琳、鄧小樺之流,黨同伐異、雙重標準、內心怨毒,嚴人寬己,敢情是為禍香港的宵小之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