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政見不合的女人

人家說男女朋友之間最好有共同志趣,至少「政見」不能相差太遠。一個喜歡長毛,一個喜歡余若薇,只會成為二人在翠華分手的伏線。其實有政見的男子女子,你也不一定承受得起。尋常港女的戇鳩鳩,生勾勾,不一定是壞。今時今日,一個有政治主見的女子,不是學聯學民那些好說「無畏無懼」的社運份子,就是像四方太太那類偽女權主義者。

你想跟她溫馨晚餐煮飯仔?一到超級市場,她就急不及待批判超級市場霸權、資本主義頭子李嘉誠惡貫滿盈、收銀阿姐慘受剝削之類之類,說了好一陣,她見你臉色勉強,這才咕嚕一聲去付錢;去鬧市逛街,你被自由行蝗蟲的行李車輾到,你正要屌人老母,她馬上拉著你進行思想教育:「我跟你講過幾多次,他們都是出賣勞力的低下階層,都是中共極權的受害者,我們應該將矛頭指向資本主義,這才是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向啊!」

回家之後,她也不放心。乘你睡覺,check你的手機,看你是不是那些陳雲之流的法西斯排外份子的facebook朋友,覺得你被他們教壞了,希望將你「導回正軌」。於是,她帶你去一個名為「從後結構主義的脈絡看晚期資本主義社會」的讀書會、帶你去示威聲授劉曉波、劉霞、李旺陽——你也覺得這些大陸維權志士好慘,也感觸落淚,於是她放心了點,覺得你還是有救的。

但這些場口多去幾次,你就覺得有問題。有一次你問:「為甚麼香港本地有那麼多問題,普教中、大陸人一到步就可以拿綜援、自由行迫爆香港,為甚麼我們永遠在為別人發聲,卻不為我們自己做一點事?」她生氣:「我們要建設民主中國啊,中國沒有民主,香港怎會有民主?你最近是不是又看那些排外撚的文章?那個甚麼輔仁呀是不是?你是不是還跟那個盧屍達談過話?是他教壞了你!」

你投訴,她更氣了:「原來你有那麼多不滿,你說呀。你還有甚麼要投訴?」你的心情像在小巴上大喊「臭西」的男子,你問:

「那妳告訴我,為甚麼妳從來不剃胳肋底毛?!」
「我為甚麼一定要剃胳肋底毛?你這種要求是男性霸權、沙豬!」

你們決定「分開冷靜一下」。

你一個人坐在茶記,點了一碟豆腐火腩飯、一杯青島,再點起一根煙。卡位背後有兩個OL,正興高采烈談著韓星和韓劇,好像叫甚麼《來自猩猩來的你》之類。你忖,原來現在的韓劇已經進化到玩人獸戀。

食完飯之後,你離開茶記,不經意和那個OL對望了一眼。你不知道在她眼中,自己是不是有著憂鬱的眼神、唏噓的鬚根。你以為中出即飛一個戇鳩鳩生勾勾的港女女朋友就能脫苦海,你以為自己是追求「知性智慧美」的黃宗澤,但一座高山之後只是另一座高山,沒甚麼特別的。

在陰衰陽盛的社運圈,雌性動物大多培養出過度的自信,其股價在人為操作之下被嚴重高估,而在她身邊你只是一個思想反動封建、沙文主義、「毫不了解社運」的無知港男。

當日她說要分手的那個whatsapp短訊,你收不到,當時你正在廣東道示威反蝗,在那個時候,你終於知道你和她的距離。你是住公屋的香港人,她卻是家住九龍塘的世界公民。你惶惶不可終日,社會流動止步;她家裡有米等嫁,有錢飛去非洲做義工。世間最遠的距離不是長毛和余若薇,也不是穿Converse或者Armani——而是一雙腳貼地與否。怒火中燒的勞動階層,以及好整以暇、和理非非的資產階級,一個是天一個是地。在一起這麼久了,她跟你說過許多濟弱扶傾的理論和漂亮話,但你一直聽不懂。但現在你懂了,她就是一個好例子,教曉了你甚麼叫作「階級」,甚麼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虛偽。

//靈感來自《與自己政見不合的男人

圖片來源:heart2014 – Love I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