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民鬥爭反殖,賣港左膠為虎作倀

本土派在尖沙咀發起驅蝗行動,反對大量自由行湧港,是人民的戰爭,是由於兩個階級天然的矛盾。這是永遠無法受益於自由行的本土無產階級,對抗中港權貴資本產業及其政經利益代理人的鬥爭。

殺人犯施君龍在反動愛國團體當中高調咒罵香港人是英國走狗,應該去英國、去美國。[ref]施君龍辱罵驅蝗遊行人士[/ref]施君龍是中國殖民香港的先鋒,身懷政治任務。他高調維護的自由行政策,即是洗刷香港的一環。之後港共高官蘇錦樑也是同一口徑[ref]斥「驅蝗行動」損港形象 蘇錦樑:應熱情款待旅客[/ref]:「旅客訪港對香港經濟發展有很大貢獻,市民應該予以肯定,又指港人應熱情款待來港旅客,令旅客『賓至如歸』」;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則說,「警方非常重視事件並感到遺憾,對有關人士予以嚴厲譴責」;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則諸訴普世價值論,指「昨日的事件令他震驚,形容是野蠻及不文明的舉動,違背本港主流價值觀」。[ref]黎棟國嚴厲譴責「驅蝗行動」 稱警方有適當行動[/ref]示威者騷擾旅客?那麼自由行騷擾香港人生活又如何?那麼現在香港人也騷擾自由行陸客,這不是很公平嗎?

這些高官是剝削者的代理人。自由行的得益者是地主、財閥、中國官民,代價由香港人承受,但我們卻沒有因而受惠。因此,香港高官和施君龍的口徑一致,是階級決定人性、屁股決定腦袋。他們是坐在一條船上的奴隸主。香港奴隸要起來抗爭,在奴隸主眼中當然是「野蠻及不文明」。

不少自由行蝗客也暴露出剝削者的本來面目。不是講道理,是將香港人打為「賣國賊」、搖頭晃腦說著「香港是我們中國的地方」,甚至連「97金融風暴時中國援助香港」的大陸政治謊言也拿出來貽笑大方。這些人不是來旅遊,他們是來巡視「他們的」香港,一派殖民主的氣派。

大中國民主派喜歡說,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人。然而,在剝削香港的戰線上,中國官民沆瀣一氣,深有默契,狗仗主人威。香港人一站起來了,他們就馬上露出野蠻真面目,不需隱藏,因為他們擺明車馬,是來剝削你們的。

這裡有兩個階級:一個是港共和中國官民,他們受益於自由行的生意及方便;另一個是香港人,他們犧牲生活質素、街道空間、經濟多元,卻連餅碎都沒有。港共高官更說要研究「提高接待旅客能力」,政治上是奴隸,經濟上也是奴隸。香港的離地中產不是最受剝削,他們做關仁隱士;賣港求榮的知青賊也撲出來助紂為虐。好像知名左翼膠人林兆彬,又說你們「歧視」,謂行動「自貶公民質素,有損香港的國際形象」。[ref]林兆彬fb[/ref]

這兩句話,往往出自那些粉飾中港權貴資本集團的剝削本質的文棍、政棍、學棍。誰的質素?誰的國際形象?誰的大局?香港就是一個只給大陸人抽插的臭閪?為了「旅遊業」,不惜犧牲本地人的生活和將來都不能檢討?施君龍是《中大學生報》那些仆街包容維護的,現在他們臭罵香港人是英國狗,林兆彬又怎麼不斥之為歧視香港人的殖民歷史?

林又重覆那些「矛頭應該指向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的廢話。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在哪裡?他們的勢力體現在廣東道那些穿金戴銀的豪客身上,遊客就是政策本身。如何將矛頭指向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又重覆那些左翼膠人的大遊行、社會主義行動籌款、開業餘唱K大會嗎?開讀書會?看梁文道?

矛頭指向自由行遊客,就是指向港共和中共政府﹗自由行是經濟剝削、無限制單程證是人口置換,這兩件事合二為一就是與西藏新疆無異的殖民換血政策﹗林兆彬那種人口說反對,「將矛頭指向制度」,不斷打空氣,這是無能;他們拖真正做事的人的後腿,這是無恥﹗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各種文化文棍,都是剝削者的同路人。左翼賣港賊和他們嘴裡反對的統治階級一樣,高舉公民質素、國際形象、文明、和平、理性,卻是為了袒護一個跨越中港、對香港作出政經剝削和全盤宰制的系統。在自由行的戰線上,林兆彬和施君龍沒有分別,都是維護現體制的,尤如中國遊客和共產黨在香港的政治語境下根本沒有分別。

孟子說:「所惡執一者,為其賊道也,舉一而廢百也。」高舉一種絕對價值,廢棄其他價值和活生生的人性,就是左膠和大中華膠的賊道。和平,是誰的和平?文明,是誰定義的和平?他們自認濟弱扶傾,但他們實際上卻是站在剝削者那邊、站在體制那邊、站在高牆那邊。執著幾個尤如空殼一般的字詞,抽空現實考慮只求將世界硬生生套入自己的「分析工具」中,在太平盛世,只是書呆子;在中國殖民香港的亂世,縱容出施君龍。諸等組織及文棍,是為為虎作倀的賣港賊。

圖片來源(一):攝/Nathan [email protected]圖片來源(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