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左賊廿一在集會現場盜用香港電視logo籌款自奉,被現場挑通眼眉的市民識破。東窗事發,有關方面就推說是「幫大會籌款」、會將錢捐去慈善機構云云。當日在台上騎劫運動、亂推「商討」,以至人潮潰散的區諾軒和陳璟茵,成為過街老鼠。區諾軒現在又重提舊事,寫了篇《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ref]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 | 輔仁網[/ref],想為自己翻案,但是交出的卻是一篇鬼屁不通的東西。

我和葉政淳以及許多人寫過的幾千幾萬字、提過的確實質疑,區諾軒不回應,卻又要煞有介事提一下以示不屑,以一句「網民誇張太過」就輕輕帶過,「不須理會」。想洗底,卻又不回應,太可笑了。區生,這個世界不是你那個慣了互相取暖的社運圈,不是你裝出一個聖人模樣,搖頭晃腦,說句「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就能過骨的。人們看證據和理據,看你做過甚麼東西。希特拉也為屠殺猶太人出力,他也義無反顧,無怨無悔的。這些都是虛詞。區生的那篇東西,不回應我等「網民」,卻是衝著《熱血時報》的鄭松泰而來。原來是因為鄭博士那篇文章[ref]台灣新社會智庫 – 「左.右膠之謎」︰香港社會抗爭的本土轉向[/ref]刊於台灣智庫。區生害怕自己的劣行醜到台灣去嗎?不用擔心,遺臭萬年,現在是一定的了。

區生在民主黨這種組織混得久,好像也中了那種司徒華的論資排輩流毒。「網民」提出的質疑,實實在在,他就不當一回事,將頭埋在沙裡;人家是博士,區就高度重視。要為自己洗脫罪名,卻又講不出甚麼道理,整篇文章,扣除那些「我清者自清」的自我吹噓和虛詞之外,就是「你堂堂一個博士怎可以也來欺負我?」這一切,無關理據和指控,只是論資排輩的思維作怪。

如果左賊是如此講究倫理,人家HKTV為他們的前途生計抗爭,你有甚麼資格搶了人家的主場也文也武?你有甚麼資格「幫人籌款」?人家職工會已經說並無籌款[ref]香港電視網絡職工會 – 澄清聲明[/ref],左賊卻不知收斂。職工會不報警,是出於仁慈,放你一馬。現在你區諾軒尤不知感激一下別人的好意,還巧威威走出來重提舊事。玩逆轉裁判嗎?

公眾對於左翼廿一、社會主義行動此等左翼社團,乃至於你本人,都已作出評價。那些貌似感性的心路歷程自述,是左翼社運圈中人出事之後都會做的指定動作,還是省省吧。自許無怨無悔,為國為民——你說出來不面紅,我也覺得嘔心。底氣足的話,何須說這種感性虛詞?千夫所指之下,還能自欺欺人,是雖千萬人吾往矣——是為了在政壇混下走,還是慣了做聖人的左賊,被全城臭罵,心裡始終不服氣?

區諾軒的好黨友,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好像不忍黨友亂箭穿心,在其個人facebook說道:「北京大學的PhD,給大家甚麼感覺?」原來鄭松泰的博士學位是北京大學唸回來的。那麼羅健熙的意思是甚麼?他當然不是問問題,而是暗示鄭松泰有大陸背景,以抹紅對手。羅健熙作為一個大黨的副主席,不是學民思潮黃之峰那種年紀,卻也玩起這種陰招暗語,實在證明了臭罌出臭草的至理名言。

你質問他,他就會說自己沒有特別意思,是你們想多了,跟手還可以說質疑他的人是「熱狗」。看見了嗎?這對兄弟做甚麼講甚麼,都是以人作論。羅健熙這一問句,又是民主黨那種面對評擊時的套語:「有人收了共產黨的錢去分化泛民,攻擊民主黨」。那麼李怡也應該是收了錢去攻擊民主黨了。

民主黨走入中聯辦,支持倒退政改,引致泛民分裂。這種黨的人,站在甚麼位置去扮民主鬥士?「反對我的都是收了中共的錢,但是我卻可以跟中共交換利益。」民主黨還以為自己頭上有光環嗎?或者羅健熙之流也會說,我是我,組織是組織?民主黨有《蘋果》護航,就可以橫行霸道?公道自在人心。不是「網民」要搞你,你們是栽在自己的自大手上。怪就怪你們自以為手執民主運動的龍頭棍、自以為有六四大中華的祭壇加持,就大哂,甚麼議題都要給你們摸一把、抽一筆稅?司徒華已經落了地獄,都甚麼時候了,你們還以為自己是甚麼新鮮蘿蔔皮?投共了就有大把政治利益,這是一定的,但就不要再扮民主烈士了,做了雞就不能拿貞節牌坊,否則對於只做雞和只攞貞節牌坊的人多不公平﹗

One thought on “告左賊:要做雞就不要想拿貞節牌坊”

  1. 屌你老母你條廢柴, 唔撚岩聽就BLOCK我唔比留言, 你條柒頭同共產黨班撚樣有撚分別咩屌你老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