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仁得仁「香港中產」,「公民社會」愛國至死

梁振英的施政報告完全當「非基層」透明,聚焦於開倉「扶貧」、搶地起樓,人口政策空白一片,亦不回應綜援七年居港限制取消之後的善後問題。

他對一般香港人沒有著墨,就是要任由聯繫匯率、人民幣升值和各方游資熱錢加重普羅大眾的負擔。尤其是所謂中產,即「進步」的公民社會的主要成員。勢孤力弱的梁振英為甚麼要幫他們?所謂中產,要不是政治冷感、犬懦不可救藥,就是熱衷公民社會活動的人。前者就算是刀在頭上,都不會喊一聲;後者則恆常發出批評雜音。所以乾脆一片空白,任由高物價陰乾香港人,使他們處境艱苦而為搵食疲於奔命,無力無暇他顧、無能再批評這批評那。反正中產連示威都充滿潔癖,要演練、商討、講道、唱聖詩,講多過做,梁振英再做甚麼,所謂中產也不過是咕嚕兩句,復又低頭過活,梁氏何須顧忌?

人口繼續無條件輸入,因而成為必須盲搶地起樓的循環論證,更是體現中國人團聚人權的大德政。熱衷關愛大陸的知識份子和各路中產,可謂求仁得仁,割肉餵鷹還未做到,都看到政府全天候援助基層的一天了。至於本土青年,根本苦無出路,梁振英也不會費神,倒是希望你們繼續半死不活,真聽他的「個別例子」,變賣家當、借財仔,去廣西闖一闖,然後因為身為布衣,背後沒有政商勢力罩住,在半商半黑的大陸市場輸光了錢,更是梁氏所樂見,無眼屎乾淨盲。梁氏之前的董氏亦謂祖國商機無限,叫港商回國發展,幾多人財兩失,被騙被屈經營失利等等倒輸回來。

有很多學者名流議員網友質疑梁大派資助的理財哲學。他的邏輯其實是政治邏輯,根本沒有甚麼財度思維。要立竿見影改善香港人的生活,只有改善住居問題一途。但是香港的舊體制根深蒂固,新政府根本不可能實現打財主、分田地的那一套。以國資排擠香港財閥,需時,遠水不能濟其霉運。所以他手上有甚麼牌去打給基層和中國移民?樓房不行,唯有從庫房派現成的各種資助,這是他少數可以動用的資源,而且會得到受資助階層和社福界的支持。

那些嘴上大仁大義的社福泛民,會找一些地方來罵,例如民主發展沒有著墨之類,這只是替自己塗脂抹粉。口嫌當然是體正直。這個預算案有大筆多筆資助,他們當然不會拒絕。就算錢他們不到手,他們反對,在地區基層面前是交代不了的。

甚麼加不加稅、中文差勁,都是旁枝末節。重要的是,香港所謂公民社會的主體,以及香港人因為長期以贖罪券形式參與戲劇式愛國政治氣候,造成三屆政府無視本地居民成為常態,不會受到政治壓力,甚至會得到支持(哪怕只是贏了姿態上的道德光環)。

從「民主回歸」到「愛國不愛黨」的詭辯,香港人自己將道德優勢讓給了大陸、讓給了「融合論」,因此他們自以為是的一片愛國丹心,卻成為反而對香港人利益不利的道德輿論,一種由泛民主導的「中國優先」政治範式。

因此,當本土香港人要保護自己的應有利益(審批權、各種資源等),時,往往反而舉步維艱;外地的中國移民卻輕易佔據道德高地,坐擁各種特權和優先權。本地人挨到像一隻狗,不敢生仔;中國人來「團聚」,配套越見齊備,能夠隨心隨意開枝散葉。

但你們不要裝受害者,他們的威風,是你們長久以來栽種出的。每一次投票、每一次捐錢、每一次六四晚會的燭光,你們以為無傷大雅。是誰令香港變成一個慣了忽視本地人的離奇世界?是誰令香港和中國的關係永遠糾纏不清、熱淚盈眶,充滿贖罪情結和虛假罪疚?所謂公民社會在「民主回歸論」興起的時候,就已自己選好了棺材。蔡耀昌何喜華認為大陸人「來港團聚」是絕對價值,那麼代價當然是由香港支付。代價不一定是錢和稅收——那種將「與中國融合」視為絕對價值、凌駕於本土利益之上的思維,是香港人自己不經不覺扶植出來的。「一定要接收新移民」和「年輕人要去廣西才能搵食」,其實是「融合論」的一體兩面。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只是順著這個勢,用「融合論」去解決他們解決不了的經濟和政治問題。

這個包容大愛、同胞團聚的勢,能力再差的人都識得借,去進行自己的政治勾當,而且穩贏不賠。因為這種「同胞好慘,我們要幫」的想法,太過根深蒂固。大半個香港,尤其是「公民社會」的人,是被洗了腦的。一講到新移民,孔令瑜這類賣港賊動不動就撲出來說你歧視、說你排外,這種高射炮式道德教條,成為梁振英人口政策的最好掩護。所以他亦可以在這種意識形態的掩護之下,大模斯樣忽視本土香港人,一心建造他心目中「共」融的新香港。

「大陸人弱勢」的大香港想法,一向是香港的norm。香港被愛國泛民描述成一個萬惡資本主義社會,而本土港人肚滿腸肥,大陸同胞則為急需援手的弱勢。這個stereotype方便社福界搵食,亦方便中共在道德高地大舉向香港中共殖民,香港面對殖民,竟雙手互搏,在泛民和親泛民傳媒的單擋下,動彈不得,任由中共的殖民政策上下其手。人善被人欺,香港人自己讓出了主場,「左」到賤己,將道德高地讓給了另一個族群,一個團結的利益團體,所以只能陷於被動和苦戰。

奴隸自然有奴隸的道德。新香港人可能是窮的、也可能是富的,但他們掌握了主人的道德,所以永遠是勝利者。梁振英服務這個數量較小,但利益團結的主人階層,合乎邏輯。至於中產去聽聽佔中佈道會,冷靜一下自己,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六月的晚上,記得如常到維園哀憐中國的命運,直到永遠,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