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屎忽與老屎潰

現在所謂泛民在爭取甚麼呢?一般人是講不出的,他們自己也講不出。民主回歸論固然是破產。當日他們打的如意算盤是中共在胡耀邦趙紫陽等人的控制下自我完善,到香港回歸之日,政治改革功德圓滿,香港同享民主民族兩中果實,公主王子從此快樂生活下去。

他們當然想得很美。

六四的廣場子彈打散他們的美夢。對民主派來說,六四雖然昭示了香港的灰暗未來,但事件的殘暴本質卻在香港產生巨大的政治能量。果實結出來了,收割的農夫是站在道德高地的民主派,本來是民主回歸論的路線破產,又催生出民主黨、教協、支聯會三位一體的新權力中心。其實六四一役早已敲響民主派路線破產的鐘聲,但是年年的六四悲情和廣場崇拜,卻成為這個醜陋現實的掩護。

絕大部份人皆是到一零年政改,始如夢初醒——中共是不會自我完善的,她要控制香港的靈與肉,直到永遠,而香港所謂的民主派也早就放棄抵抗。其實在廿五年前,他們就知道等待中共下放民主的路線必然失敗,但他們不敢跟香港人老實說:民主回歸是錯的、是冒進主義、是民族主義上腦、是受了中共統戰‥‥‥聰明的他們選擇了更好走的闊路:以六四遺產延長自己的政治生命,帶香港人遊花園,成為中共的同謀,做薪高糧準的民主花瓶,延長中共那張不斷彈票的普選支票。

他們就是不敢說一句,我們失敗了,無得搞了,因為他們的生計,就是那個議員席位,就是所謂「抗爭」。於是一零年政改那個結果,也被民主黨演繹成「量變到質變」,實與「階段性勝利」的概念如出一轍。天王老子是我,只要我存在一天,得到的結果都是勝利。

到今日,他們還在欺騙你們。他們裝腔作勢,又說佔中、又說談判、又講甚麼幾多個方案⋯⋯其實他們是扮做野。等於你們在辦公室裡明明無事可幹、明明是等放工,但因為老闆目光巡迴掃視,所以總要裝出一個很忙的模樣。

民主回歸,民主抗共,香港輸出民主……事實證明這些都是鬼話。但他們仍然要將謊言說下去。他們心裡沒有一個應許之地,卻帶領香港人在缺水缺糧的曠野越走越遠。有烏鴉來啄食香港人食物和血肉,他們還說,為甚麼香港人那麼斤斤計較呢?這些畜生都是我們的同胞。他們不謝罪,更要你割肉餵鷹,好使他們有份促成的局面沒那麼難看。明明是他們支持民主回歸,引致香港喪失自治權,連甚麼人移民來、旅遊來,都不能置喙一句。現在好像千錯萬錯都是香港人錯,都是他們不夠包容、不夠斯文。為甚麼講粗口?扔老母西?

最幽默的還是這些曾經移民做逃兵的人,在外國撈不起來,又會「回流」香港,然後說香港人對中國有甚麼甚麼責任、香港人欠了中國甚麼。那一輩人,有甚麼資格去教訓身受其害的這一代人、或者要在街上跟人搶奶粉學位的香港人?

三個大陸人加上兩個香港人在旺角因為買奶粉時有人插隊而打架[ref]爭買奶粉 中港五男女混戰 – 東方日報[/ref],港女遭雨傘扑頭,港男揮舞鐵鋸——大家在香港已經很折墮。有份造成這個局面的人,還會怪罪他們太過暴力、不夠斯文。報紙又會說,揮舞鐵鋸,是排外主義,不符香港的核心價值。

任何人都可以說這些話,頂多只是表現出不知民間疾苦;至於那些在廿五年前沾過六四血光環的名嘴、政客、媒體,帶領香港車毀人亡的同時成就自己半生輝煌事業的人,今日竟然還敢說這些風涼話,無恥怎麼足夠形容他們?自由行惡客頂多在街上大小便,要清除也不是太難;但那些割香港肉、餵中國鷹的德之賊,卻佔據各界高位,像老舊了的屎潰一樣,怎也擦不走。

執鍵之時,消息傳來,原來支聯會和民主黨的蔡耀昌已經幫香港成功爭取了「領綜援需居港7年違《基本法》」[ref]居港七年的防線被瓦解 香港成「福利港」?[/ref],進一步模糊「香港公民」這個身份。中港融合,一往無前。蔡耀昌民主黨等賣港賊下一步應該會爭取消香港邊界。因為香港有任何的「例外(於中國)之處」,都是排外,他們還是會死心不息。香港人怎麼慘,他們都是沒感覺的。因為他們心向大陸,吃一口飯、喝一杯茶,心裡想著的都是十四億神州綜援戶的選票大茶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