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支聯會和共產黨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_31ga502

三兩年前說支聯會是中共系統的一部份,你們不信。現在徐漢光回去做支聯會常委,好像中共官員被揭瀆職下馬,等風聲過了,官場又是回復舊觀——但這是香港人應得的。

廿四年來,香港人用鈔票和眼淚供奉一尊偶像。外面是民主女神的金縷玉衣,內裡其實是政壇妖孽,躲在「民主中國」的偉大理想之中,日夜接受香火,以致妖力無邊、無恥突破下限。支聯會藏的污納的垢,就是徐漢光這一類人。

回帶一下,提醒你徐漢光做過甚麼好事。上年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口號,大批市民反感。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表示理解香港人,並指「愛國愛民」這個口號是愚蠢的。常委之一的徐漢光卻發電郵指斥丁子霖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老來開始同情中共。一群天安門六四死難者的代理人都可以神氣至此,連死難者的媽也不夠他們口氣大。還不是香港香火鼎盛,養大了鬼仔,妹仔大過主人婆了。民主黨比民主要緊,支聯會比死難者更高。這固然是支聯會教協民主黨三位一體的霸權所致。

電郵曝光之後,徐漢光「引咎辭職」,也不是真的。支聯會的裡是甚麼人?有甚麼不可以談?況且徐生當時也是出來平息民怨,落馬只是權宜。支聯會和中國共產黨,其實是同一個風格的組織。雖然司徒華已經落了地獄,但是他的影子仍然籠罩著香港。

支聯會就是一個充滿共產黨風格的組織。首先站穩道德高地,然後獨家代理政治抗爭,最終堅決反對市民個體充權。李卓人在上年的城市論壇上公開反對市民自行在維園外悼念六四。霸道至此,夫復可言。支聯會貫徹了精英心態,高高在上,並且以年復年的六四議題和反共姿態招搖撞騙,黏附於七百萬市民的頭上滋養其組織、壯大其財政、成就其成員仕途——泛民諸政黨,就如簇擁著中共的「民主黨派」,樂於接受其領導。因為道德光環牢牢在支聯會手中,作陪襯是曝光、是籌款,系統就是如此運作。

阻人發達,尤如殺人父母。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令人討厭至極,引爆又一波本土論述。結果當然是整個泛民加上蘋果日報的口徑一致,齊齊撲滅星星之火。利之所在,要出名的、要籌錢的,更要瘋狂攻擊反對支聯會的「反對派」。即使徐漢光身為支聯會常委侮辱天安門母親,嚴重和荒謬程度,尤如愛協成為動物的死亡終站一樣,也有整個泛民政界傳媒界「泛泛相隱」。推一個人出來交代,給個說法,下馬然後上馬,向自己人交代,集體領導,和共產黨同一個模式。

廿四年了。物久則弊,弊則應革。這是北宋的悲劇英雄范仲淹說的。但是支聯會和共產黨一樣,只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本質一樣,是革不了弊的。因為布爾什維克式的組織,是革命的組織。為了革命,組織要精英化、講究服從、權力高度集中。革命嘛,不論是真的還是假的,都不是講民主的時候。就算是票選,「民主成份」有多高,明白人心裡知道。

獨裁是它的本質,民主才是偽裝。組織老化了,長出了癌細胞,就算上腦,都切除不了,因為永遠是自己人查自己人——這種組織從開始就沒有權力制衡;與民眾平起平坐,也不是革命組織的邏輯。所以甚麼自我完善、與時並進,和共產黨肅貪一樣,永遠是空話屁話。

香港要滅亡了,支聯會將是很美麗的陪葬品,它代表了香港人多年來的民主香火。但是香港要死了,這些香火、求神拜佛,民主中國卻沒有爾國降臨。如果香港是一條沉沒的鐵達尼號,支聯會和民主中國的春夢,就是那顆海洋之心寶石。可惜最極盡夢幻的東西,在怒濤冰海的現實中救不了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