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子林朗彥,現在我問候你媽媽

立法會醞釀以特權法過問發牌問題,一如所料受阻於功能組別。本市市民同仇敵愾好、同聲一哭好,怎也不會好似學民思潮的林朗彥一樣撲出來事後孔明兼夾韃伐受害者。林朗彥昨晚在網上說職工會排斥「民間團體」,「限制運動成長」。職工會徹退帶來的是「階段性失敗」,當然不忘自吹自擂反國教的時候學民思潮爭取了一個「階段性成功」,更指控職工會伙結「右膠」,將左膠掃地出門。如今失敗,都是職工會自找的云云。(言論全文見圖)

老一輩人說「少年得志大不幸」,但我沒想到學民思潮的人可以自我膨脹和怨毒得那麼要緊,宇宙萬物都得圍著他轉。HKTV老早就擺出請願以及長期抗戰的陣勢。參加的員工都是有家室的人,不是學民思潮抗暑假活動。員工要謀生計,不可能長期待在廣場上;至於學民思潮是擺出抗爭到底的模樣,卻在晚上突然宣布徹退,所謂的「階段性勝利」,政府也只是「暫緩執行國教」,虧林朗彥還真的把「階段性勝利」說得那麼那像一回事。

林朗彥將矛頭指向職工會,酸到臭、怨毒上腦,已達末期。HKTV本是受害者,員工心血付諸東流,王維基更白白浪費了幾億和開局的心力,林朗彥不只不同情,還多踩一腳,撲出來抽水。講到尾都是怨恨職工會不讓林朗彥上台喊「今日!我地!展示左人民既力量!係咪呀?」而已,是不是?所以HKTV的運動是「失敗」,而失敗的原因在於職工會勾結幾個鍵盤戰士奪回領導權?就因為沒有你林朗彥和學民思潮?我告訴你們,HKTV落得如此田地因為政府太無恥,而不是因為沒有你們!

長大了好不好?世界不是每次都圍著你們轉的。HKTV的人這刻徬徨自己的生計,林朗彥則為自己不能出位而憤憤不平。屌你老母咩。格局小、怨毒深,自私自利,直是「港孩」狀。學民思潮的老哥黃之鋒又不問青紅皂白轉貼,可謂奇聞。是不是還以為自已在反國教?是不是嘗過成名的感覺、嚐過主導運動,上了癮?很明顯林朗彥當下就在吊癮,口水鼻涕都跑出來了,幾撚難睇。

就讓大家知道世界沒有學民思潮就會山崩地裂呀。HKTV的員工那晚做得好,否則讓這種契弟繼續佔著台,廣場癮繼續加深,害人害己,遲早屍變,養出另一個司徒華。支聯會的幹事也可以痛罵六四屠殺的苦主(天安門母親)不跟從自己的「爭取路線」,實在是如出一轍的高傲和「主體轉移」術。

但香港人看事情很表面的,穿校服扮乖學生,就是形象良好,比政黨純潔,值得支持。昨日香港人支持了一群道貌岸然的民主回歸派,成了今日的民主黨,為禍廿年;今日他們也會支持另一群契弟去害自己仆街的。香港人最擅長做這種蠢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