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璟茵,放過自己,不要再站出來了

不是人們不肯放過陳璟茵,而是她自己和獨媒不肯讓事情close file。他們就像輸光錢的賭仔,希望再來一回就可以翻本。下場當然是輸得更慘。

獨媒死spin爛spin,不是保護陳璟茵,而是要為這種騎劫運動、奪取主體、籌款自奉的社運模式挽回合法性。這種模式行之有效,多年來滋養過很多社運明星,不spin怎麼行?

事情是怎樣發生的?HKTV不獲發牌,群情激憤。陳璟茵等人先在Facebook用HKTV的logo開設專頁,卻隱瞞其管理人員的非官方身份。及後專頁開始宣傳和支持東角道遊行。職工會明明召集市民直接前往政總前集會,東角道那一支人卻唱對檯歌,誓死要遊行。東角道遊行事前還得到學民思潮幫手宣傳。死都要行,原來是要籌款。

籌款就籌款,但他們卻在籌款箱貼上HKTV的貼紙,假扮官方籌款。先是假冒官方號召市民,再假冒官方籌款。因此而騙了多少錢,不知道。但這明顯是存心隱瞞,方便其便宜行事。否則為甚麼籌款時不現出真身?這根本是心存僥倖,存心欺騙。

籌款箱的問題被踢爆之後,學聯陳倩瑩辯稱這是「二次創作」;現在陳璟茵則說那是「義工」所為了,與自己無關。被踢爆之後就宣布將錢捐去甚麼甚麼慈善機構,但原來HKTV的人說全不知情,也沒同意。(慈善機構大撚哂嗎?知道甚麼叫行政費嗎?你有甚麼資格代我們捐錢?)如果事情沒有被揭發,錢就袋袋平安;東窗事發,就以慈善之名了結。進可攻退可守,兩手準備?計算去得盡,可見心術不正。

直至社混組織被踢爆之前,HKTV的人都是完全被蒙在鼓裡,卻被挪用名義。該批社運人士極不誠實,全無操守。但陳璟茵到今日還是訴諸自己受迫害,怎麼慘怎麼慘:對於其組織心存僥倖、刻意蒙混的問題精髓避而不談;然後又擺出那種空洞溫情的姿態語言。站出來?義不容辭?不後悔?不要扮苦主。一群發社運財失敗的人,卻將自己說成甘地。

無情白事搞甚麼商議式民主,人家根本就不是來參加佔中商討日的。有一兩千人勉為其難跟你玩玩家家酒,陳璟茵就覺得成功了,還說出一個半杯水的爛哲學:「還有半杯水!」這種精神勝利法,跟政府心態可謂分別幾稀。有五十萬人上街反政府?還有六百五十萬人支持政府啊。以陳璟茵的標準來說,這世界上有甚麼事情是不成功的?當時葉蔭聰之流急急出來說沒有騎劫這回事、黎則奮也撲出來維護他們,拿人家的生計和抗爭當作o camp活動生活體驗,還說得那麼義正辭嚴,社運圈真是大撚哂。當晚HKTV的朋友告訴我:「(區諾軒和陳璟茵)再這樣搞下去,連我們都要走人了。」

心術不正的是一群人,卻找一個自以為是、妄想自己為義受壓迫,其實不知人間何世的陳璟茵出來搏同情。出得來行,預左要還。社運不是U life,玩忽社運,可大可小,被踢下台,也欠一個鞠躬道歉。最令人髮指的不是當晚他們搞衰了集會。而是事情丟淡了,他們自己又來重提醜事、自揭瘡疤。長篇大論的歪理,左兜右轉,塗脂抹粉,石榴不會變成秋香。事情醜惡,有眼皆見,還抵賴甚麼?放過自己,放過所有人,不要再講甚麼站出來、不後悔之類的傻話了。一隻蟹很傻也不會主動告訴別人的,是不是?

伸延閱讀: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 輔仁網
陳璟茵驚,無他,因為她是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