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意淫

上個月,加州聖里安德魯市(San Leandro)的華人議員李學斌提出議案,提議該市市政府在十月一日升起五星紅旗,惹起爭議。支持者謂此舉乃為了「向中國人民致敬」,「表揚華人僑民對該區的貢獻」云云。議案在市議會本來以四對三票通過,但是市長以行政權力將之「暫緩執行」,理由是需要讓區內居民有足夠時間討論。

支持這種事情的中國人,非常失禮。明明移民美國,卻還是「不忘故國」,要人家的市政府掛五星紅旗。很多中國移民都是如此。他們念念不忘的並不是「文化中國」,而是五星紅旗的那個中國。上面最大那顆黃星,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

美國人當然大表嘩然。很多中國移民口裡說愛國,身體很誠實,移民之後,宣了誓,心裡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在國籍上歸化了,就算做到議員,也沒有忠誠可言。掛上又如何呢?華人的存在感低得要美國市政府掛上他們的旗幟,才覺得自己受重視?美國只有中國移民?為甚麼獨是中國人如此要求?掛上了,一群窩在唐人街的「鄉親父老」拍掌高興、心裡舒暢,大喊「咱們中國人站起來了」,有甚麼實質意義?紅旗在美國市政府飄揚,是「中國夢」在美國實現。到頭來,還是美國夢,多諷刺。

到了老遠,都是阿Q。明明貪圖美國的好,身體誠實的用腳投票移民外國,卻又千方百計堅持中國強大美好值得尊敬。要是那麼好,為甚麼移民呢?既要美國的制度保護,又要中國的民族光榮。吃兩家茶禮、著數要拿盡、不知忠誠為何物。正因為中國有太多這樣的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才無法贏得世人心裡的尊重。

議案被暫緩之後,有「華人組織」在白宮網站聯署要求升旗,內文那種大興問罪的語氣,令人作嘔,「这表明您对我们华人社区这种态度很不友善,因为我们华人社区得不到您对我们的尊重」,這種邏輯就像不讓自由行在香港隨地大小便就是歧視他們一樣。聲明最後又說「美国的自由和民主精神去哪里了?不是要少数服从多数吗?」甚麼好東西到了中國人手裡都是如此,他們會用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崇高理念來為自己謀特權,以此「屈人之兵」。更有當地報道指,有華人因此高呼自己被「歧視」。

中國人移民到美國都尚且如此橫行霸道,到了「同文同種」的香港,就更加不可一世。你不讓我橫行霸道,是不是歧視我?只恨香港沒有一個像聖安德魯市長那樣的政治家。講「民主」?民主不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麼簡單。市長的「行政權力」,也是民主制度的一部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