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底牌

信報:3年前兩度進入中聯辦與官員就政改談判的民主黨時任主席何俊仁【圖】,踏在新一輪政改路上,搶先向中央提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底線」:微調上兩屆選舉委員會的提名方式,把門檻降低至十分一提名,讓泛民入閘促成競爭。他認為,政改方案若沒有公民提名不致要拉倒談判,反建議「公民間接提名」補足。

自揭政改底線 可公民間接提名何俊仁:微調現制保泛民入閘

民主黨這次一定會出賣香港,接受那個狗屎垃圾的提名委員會,很多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了。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現在何俊仁竟然說要求普及平民之選舉乃是「叫價高」,「對歷史政治無知」,這根本是司徒華那一種批評他就是「政治智慧政治道德不足」的唯我獨尊陰魂不散。

問題是這一群奸賊為了自己可以入閘而支持,香港的政改問題如此這樣而「大定」,就無得搞,無得修正了。其實民主黨心裡在想甚麼,很容易猜想。他們早就放棄了爭取民主。97之前他們想的,也不過是期望中國的改革勢力會佔上風,97之後自動仁慈地下放民主。但64一役,說明了中共的本質。但這群民主回歸派已經下了注,回不了頭。於是97之後,他們口說「爭取」,其實都只是等待下放和恩賜。中共放幾多,他們收貨就收幾多。因為他們從來就不打算對抗、冒犯中共,而是被動地接受一切。他們搞甚麼普選聯、「支持」佔中、要求自己「入閘」,不過是為了讓事情好看一點,讓自己看來不那麼像是一個政治上的臭西。因為我們都明白,只求「泛民入閘」,是封閉的選舉,民眾的「被選舉權」已經被剝奪了。但由於泛民政客自己可以循此制度入幕,所以他們是高興的。

這種私利壓倒公義、民主黨置於民主之上的作風,其功利主義、仕途主義,與一零年該黨支持政改完全一樣。因為當年政改方案的超級功能組別參選資格,乃是以區議員提名,故有利民主黨,所以就欣然接受大格局根本專制的政改方案。

現在民主黨的底牌已經亮出來,倒要看看那些親民主黨的「支持民主人士」會怎麼為民主黨塗脂抹粉;鋪天蓋地的輿論攻勢,黑也可以變成白。上一次民主黨都有大把勢力保駕護航,這次必也一樣。魯迅說,中國人的性格總是喜歡折衷調和。民主黨如今自揭底牌,是會被鬧一陣子的;但鬧到某個程度、加上某些不受歡迎的政治勢力也出心出力的時候,香港的「中國人」就會陰聲細氣:不用那麼極端啊‥‥‥你們收了中共的錢啊‥‥‥你們分裂爭取民主的力量啊‥‥‥他們到底是同路人啊‥‥‥他們以前做過很多啊‥‥‥劉慧卿寫過甚麼甚麼西人雜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