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自己的份量

商人蔡東豪先生今日在爽報有短文一篇(「香港普選權要等到何年何月?」)力撐民主黨和劉慧卿,進路卻是很「接地氣」。他說在七一遊行上看見有年輕人對民主黨喊反對口號,「心裡不舒服」;又說民主黨是同路人,問為甚麼要排擠同路人呢?

蔡文「接地氣」的地方就在這裡:他去評論民主黨被罵是否有道理,是看那些字眼是否太激、是否刺耳,而非民主黨實際的政治得失;土共陣營化解政敵的攻擊時,也是用這種偽中產最愛的泛道德世界觀:在「高貴」的立法會裡,怎可以大聲鬧人、擲香蕉或者掃場?如此粗魯,成何體統?在蔡先生眼中,「一少部分不明真相」的年輕人在七一遊行鬧人,也是一種成何體統。七一遊行的主體是人民還是政黨,都說清楚了。

之後蔡先生很妙地將民主黨和劉慧卿的「不友好」人士約化為「乳臭未乾」、「不重視歷史不尊重經驗」的「時下年輕人」。但劉慧卿和民主黨被人憎恨的「歷史」,包括一零年支持倒退政改,當中得失,還是不用談;一下子就將理據拉到自己那些年的情懷,很感性,來忘掉錯對、來忘掉過去,說到當年的劉慧卿如何inspiring‥‥‥是的,今日作賊的,昨日也可以是佳人。黑武士前身是絕地武士、毛澤東當權之前是人民革命家,又如何?甚至連梁振英譚耀宗當年也大力鞭韃中共在天安門前的血腥鎮壓。


圖出處:左派稱民主黨「好兄弟」 – 20100624 – 蘋果日報

不談劉慧卿,當年熱烈響應「民主回歸」騙局的人,許多都仍在民主黨裡,這個帳,就足以使它遺臭萬年。

蔡先生最後叫人批評別人之前,想想自己有沒有份量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撰文。那種向新一代宣戰的霸氣,令人失笑。是昨日的我打倒今日的我吧。無論嘴裡支持民主還是中共,老屎忽都是一個樣子。當年教改被千夫所指,官員竟然說學生是受資助的,沒有資格批評;你們為甚麼天天批評梁振英?你們有沒有資格住禮賓府?你們有沒有向北京下跪的資格?沒有?計月薪吧。一個月月薪不及梁振英的,沒有資格議論他的政策;連公司都沒有一間,不懂做生意的,有甚麼底氣批評白手興家的李嘉誠?都閉嘴吧,你們算老幾?你們管過中國嗎?你們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共產黨?

這些邏輯,很神奇吧?但你們必定日日見到;有主流傳媒的日夜吹捧,老鼠屎都變珍珠米。在常識和是非之前,想想你有沒有跟對老闆、論了甚麼資排了甚麼輩。仆街﹗我的CV甚麼都沒有,有甚麼資格議論蔡東豪先生的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