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害怕甚麼?

你們在害怕甚麽?當年的熱血青年,今天垂垂老矣;世界變了,你們卻不變。你們以為這是堅持理想主義,但我們早已看穿這不過是冠冕堂皇的尸位素餐。這個地方的前途,你們一害再害,到了今日這個田地,你們都要阻止香港人回到現實、要犧牲下一代的生路,只為了神像和自己的權位。

多年前你們和中共裡應外合支持「民主回歸」,無視香港人被排除於談判之外;你們爭取「回歸」的態度,甚至比當年的土共更加熱烈。你們不惜綑綁整個香港,與虎謀皮,想在中共極權政府的手下謀得民主自由法治不變。到中共一步一步露出魔爪,你們只會高呼「今日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然後心安理得「繼續爭取」。

在民生議案上,你們和你們口諸筆伐的土共不惶多讓。增加強積金保費、支持領匯上市、反對拉布、反對派錢‥‥‥近來,你們對「限奶令」恨之入骨,想除之而後快;在中國對香港的殖民戰爭中,你們總是站在大陸人的那邊,斥責香港人歧視、有優越感、不為大陸犧牲……香港人要甚麽?不要說你們那個高唱入雲的、未來式的「民主中國」。香港人只想自己生活的地方不是一個供大陸人買物的大商場、他們只是想福利制度清清楚楚、他們只是想在大陸政府、大陸遊客面前爭回早已淪喪的尊嚴!為甚麽你們總要強迫香港人做水魚?

當土共都支持要保留「限奶令」的時候,你們竟然諸多理由想去除它,簡直令人咋舌﹗本地人的感受和利益,你們有沒有重視過?你們除了用輿論打手攻擊那些維護自身利益的港人,就是在議會中出賣低下層。也許高薪厚祿的你們,以為香港很太平、很富裕、很有將來,可以被你們綑綁來做中國慈善。要做慈善,請你們自己過關去做,香港的公共政策,就必然要照顧好公民。也許你們已經奮鬥完了,現在不過是等退休。以前是如何,今後也如何。

在你們眼中,你們從來高高在上,是整個中國的希望。香港那少少七百萬人,你們怎看得上眼?香港最重要的政治問題,是六四,還強迫七百萬人要愛國愛民。被批評了,你們就開動勢力龐大的輿論機器,說批評者是別有用心的五毛黨、收了錢、是中共的人。你們在人前一臉道貌岸然,卻在背後要求丁子霖幫你們反擊異見。原來這就是我們一直上錯的賊船。

你們在害怕甚麽?既然你們理直氣壯,為甚麽被丁子霖狠批之反就表示不喊口號?你們問問街上的人要甚麽,他們不是要一群每年一度哭喪的祭司。他們是要方向、要生計、要發展。民主自由,你們是爭不了的,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香港人也不願付出相當代價去冒險。但你們為甚麽連民生小事都要妨礙?很多香港人就是不愛國,你們為甚麽不肯尊重?為甚麼你們就是要迫年輕一代愛國?你們在害怕甚麽?

z104102959

你們根本不用害怕甚麼,因為你們已經贏了,輸的只是香港,是這一代,是未生的一代。香港人是感情豐富的,也慣了沈溺在審美和激情。你們在害怕甚麽?是六四那一晚維園不夠多人,不能補充政治能量?香港人在害怕甚麽?是不是拜神太久,連這個神露出鬼相,都捨不得覺醒?

支聯會有甚麽問題,看丁子霖事件就知道。它們的大仁大義有多真切,你倒想想。所以當香港人覺醒到香港政治被一個中國政治組織所綑綁時,連死難者家屬不肯為「愛國」背書,就要受到痛鬧,我覺得自己受到有關方面放狗抹黑,也不算甚麽。我們要杯葛支聯會晚會,在鐘樓另辦集會,他們就會抹黑你們是杯葛六四、叫人忘記六四。為了保護支聯會和自己的政治利益,他們已經去到全不講理,連裝模作樣都懶得,而是要一心抹黑、往死裡打,能騙一個,是一個。

愛國主義,是經不起辯論的,但他們又要香港人繼續愛國,只好用低水平泛道德手法,詆毀反對支聯會的聲音,抹黑他們是五毛,將沒說過的話塞進異見者的口。用低級的情緒引導,令香港人對中共不滿之情移情於支聯會的敵人;以個別人士的完全切割論、六四無關論等同所有質疑支聯會的人,以向本土派潑污水以及團結自身。

他們在政壇混了那麽久,當然明白六四已經被棒成了支聯會偉大光榮正確的工具,誰人異議,就拿六四去壓,遇神殺神,十分方便,使得他們安坐在神殿上許多年。香港人又是單純的。去支聯會活動、捐錢、喊口號,已經成了習慣。口號叫慣了,人面見慣了,就無須深究細節有沒有問題;心裡覺得有點問題,但胡胡混混反正廿四年了,也不妨繼續下去。好像看TVB,是唯一的選擇,邊罵邊看,因為選擇令人恐懼,挖到深層,就離群了,會被人質疑你的良心。反正有沒有良心,是很廉價,同意支聯會就是有良心,不同意就是中共的人。政界的人,廿年都是如此,不滿意,也含淚投票照選可也;支聯會不堪至斯,只准心裡質疑,不能公然杯葛、另起爐灶,否則就對你輿論抹黑。不如乾脆說,港人必須愛國;悼念六四只可由支聯會獨家包辦。

香港人要甚麽?他們不願面對支聯會、不願面對自己、不願從慣性跳出來,因為他們太習慣。去一次由支聯會代理一切的晚會,拍照、打卡,告訴別人和告訴自己,我是支持民主的。為的是慣性,所以根本不願分清支聯會和六四事件、不願拆除支聯會利用死難者營造的光環,不願明白支聯會的「愛國」會害死香港!

香港的一切正在被清洗,你們是知道的,但你們仍然安於被支聯會代表,你們仍然只想喝一碗心靈雞湯。香港人要甚麽呢?他們要的原來是滅亡,否則他們怎會如此馴服、滿足、不反省?

時間雖然站在不愛國者的一邊,但香港的時間已經被真假愛國者淘得八八九九。香港政治始終只能圍繞著晚會人數爭議、不可即的「民主中國」、愛國不愛黨、「甚麼才是愛國」之類‥‥‥他們酒酣耳熱、吟詩作對,香港則坐待同化和滅亡。是否杯葛支聯會,是否拋棄這頭金牛,你們有選擇。你要輸還是要贏、要夢死醉生還是清醒做人、要愛國至死還是人道哀悼——你明明有能力選的。你在害怕甚麽?

574644_661056567241450_885258708_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