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哉東洋

日本關東大地震兩周年,福島核事故陰霾不去。也許上天有點愛材之心,沒有絕盡日本生機。否則東亞和世界文化都將因而失色不少。日本為亞洲和世界貢獻良多,從歌影視動漫之類大眾文化,到其上承唐宋民俗的精緻文化,日本都是執牛耳者。日本的災難,也是世界的災難。

這代人如何沐浴在日本文化當中,自不待言。香港人也素來將日本當作渡假後花園。日本是現代化國家,吃喝玩樂,應有盡有。日本製造,質素就有保證。街邊的麵車攤,可能是隱世高手,更不用擔心吃到坑渠油;吸一口東洋的空氣,都份外沁人心脾,因為日本夠環保,不會出賣自己的國土資源來「搞經濟」。

如果你是文化人,嫌吃喝玩樂太膚淺,日本也有太多歷史文化可資賞玩。京都奈良沖繩,看不完的寺廟、博物館和歷史遺產。金楓銀湖的金閣寺、奈良的大佛殿‥‥‥隨便拿來就是幾百一千年的歷史,日本人也刻意保存得好。

日本要是滅亡,我們的損失就大了。你能想像我們失去這些文化資產嗎?我們將失去許多膚淺的現代快樂、也將永別許多深層的文化撫慰——即使中國已經在中國滅亡,我也樂於見它好好的在日本活著。日本毀滅,不只是毀滅了一個政治體和民族體,也將毀日本一直代表的高標準、專注專業的敬業精神,東亞更將淪陷於中國大陸式馬虎苟且的造假文化。

為甚麼敬業叫「敬」?《論語.學而》:說「敬事而信。」南宋的朱熹注曰:「敬者,主一無適之謂。」日本人的敬業傳統,就是從儒家理學來的。「主一無適」,就是心無雜念、物我兩忘於專業之中。所以日本人就算做一副眼鏡、染一布、握一件壽司,都窮盡心機、精益求精。換了中國人,不會花「額外」的心機去做事。因為「多快好省」的低標準一向是中國人做事的方針。從歷代皇帝始終以保持百姓「不飢不寒」為目標的低標準施政、到中國現代工業得過且過的低良率生產,皆是如此。更不要談那些會吃死人的假食毒食了。

香港人普遍是有民族主義病的。故此雖然崇日,但心裡也有莫名的罪惡感。此實屬不必。人自然是喜歡好的東西。因為「血濃於水」就要莫名其妙去熱愛那充滿假食渠油、殘字胡語的中國大陸,是憤青的可憐宿命,香港人要自強,要學就向日本人學習,而不是事事跟從大陸低標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