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化成「文化人」

也許有天,所有寫字的人都會「退化」成「文化人」。我們已被投入了非政治的集中營。任何人書寫,都只能以一種似是而非的、美學化的、非政治的、觀點主義的角度來呈現。嬉笑怒罵好、冷靜分析好,我們書寫的目標,都不再是為了表達真實世界,而是描述世界虛無飄渺、揣測紛紜的一面。有很多文章,我們讀完以後熱血沸騰;亦有很多文章,我們讀完以後一片虛無、盡失奮鬥的力氣。

我們已經看不起我手寫我心。後現代的「深度」,來自虛無主義。我們不再信任一切、「戲謔」成為我們面對世界最安全的態度。這是後現代的氣候。我們要是真切講述一些主張,反而是要被人笑話的。人們會問,為甚麼你那麼認真?有甚麼大不了?

即使是專欄作家在書寫政治情事,也是以一種非政治的方式來寫。他會講故事、他會描述片斷和牽扯各種文化理論知識,但不會作任何定論。這個年代的文章永遠充滿碎片和概念,而它唯一的意義也是讓讀者玩弄意義的碎片。眾說紛紜的意見鋪陳,潛伏一種《東張西望》的結論:「其實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既o者﹗」沒有任何教訓和主張可以留下。因為我們會認為這個時代已經不再需要主張和教訓。

這個有這個看法、那個又有另一個看法,總之如何都有一個說法。當下的人、當下的文章,只需要說法,不需要主旨;只需要風格,不需要政治——哪怕我們是在討論政治,都不能「太政治」,否則有一種特定看法、站了邊,就不夠有型、不夠知識分子。

我們早已告別現實世界的政治,在知識和概念建築出來的堡疊安居樂業。我們喜歡虛無、也習慣散播虛無,讓出政治的主場,讓暴政橫行、來收割香港的政治果實,我們也保有失敗者的光榮,手套仍然雪白光潔。我們對意見的最高標準是紛雜、多元、歡迎混亂,但不必有任何結論。

玩弄意義,用意義來取代傷痕累累的現實——這就是「文化人」,永遠以一種溫馴中帶點反叛的姿態登場,但到底都是對現實世界「無害」的。在這種文化氛圍之下,沒有甚麼是真正重要,一切都只是觀點與角度。這些文章,是我們通勤上班時在手機裡的好伴侶,令人開懷的「知性讀物」。

圖片來源

3 thoughts on “退化成「文化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