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春色

梁美芬和蔣麗芸能入立法會,是有群眾基礎的。這個基礎,就是盲毛的基礎。香港地太多盲毛了,但往日的經濟快車是你再蠢都能佔據今天的中產甚至高位。爸爸媽媽們和梁蔣之類的價值觀是臭味相投:十五六歲中學生,不應談戀愛;性向教育,要到大學才做。這種句子,在廿年前說出來是爭議性,今天卻是笑話了。爸媽從來都不希望子女在學的時候談情說性,但又想女兒大學畢業的時候突然找到如意郎君(最後好有錢)感情一日千里馬上結婚生子。

梁美芬:中學生不應談戀愛 性向教育等大學 | 主場報道 | 主場新聞

中間的學習過程,他們不想要,因為戀愛意味危險、不確定、可能受傷。他們不覺得愛和性是有學問、需要不斷學習的。

這一代五六十歲的父母,多的是在鄉下相睇結婚,不知道為甚麼要談戀愛,更害怕兒女被人欺騙感情、搞大了肚,諸如此類。外面的世界好危險呀,所以不要講性、不要教情。地上有沙蟲,就斬掉腳趾。卻都忘掉十五六歲就是要戀愛的。「細路仔,知道什麼是戀愛嗎?」難道梁梁美芬又知道嗎?戀愛有權威麼?難道是結婚生子買五百呎發水樓同床異夢才是戀愛的唯一歸宿?

年紀少,不可談戀愛;打飛機則有損健康;做愛又要等結婚之後。否則死後要落地獄,去對那個西面又小器的上帝懺悔。信天主教好一點。口交乳交肛交都可以,總之不碰陰道就可女,之後都可以悔改。有法律罅可以走。宗教害人,莫此為甚。一個一個春情勃發的身體,卻信了那些禁慾而違反人道的邪教,自苦苦人,多可惜。

有數量龐大的盲毛家長,香港不用想甚麼性教育。停留在橫切面就好,個個都是生物學家就行,其他不用知道。避孕不用知道,因為家長不想「鼓勵」學生做愛,於是不設防有之、計愚蠢的安全期有之,總之有沒有套,都會做;有套的可能戴錯;冇套的可能沒有門路可買;貪小便宜買到強國的可能會悔恨終生。在香港,事後丸又是處方藥物,好像生怕少女們能夠成功避孕的樣子。

不幸搞出人命,家計會的人還是廿年如一日的鼓勵少女們「愛惜生命」。無樓的沒有做愛的空間,打野戰會被人拍片恥笑。香港的盲毛父母,不只暴殄天物,也極度殘忍。給他們正常的身體,卻花盡心機氣力去叫他們不要享受。用道德名義,去遮掩自己的無能、失職。

香港的性教育,是叫人認識性愛有多可怕,會懷孕、要墮胎、會生性病、會腐爛、會生愛滋、會前途盡毀‥‥‥卻沒有說到愛和性的美好,耳鬢廝磨的旑旎。

成年人好像有特權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享受性、享受愛,卻又在同時花萬二分氣力阻止年輕人得其法得其門。難道屎忽多幾條皺紋,就令他們「知道什麼是戀愛」嗎?到底都是控制,將青少年「去性化」來營造一種成年人角度的和諧社會,到底無視了青少年的血肉所在。

兒子明明在房中打飛機,他們想像他在讀書;明明女兒已經懂得吉澤明步四十八手,父母卻仍想像她是一個黃花閨女。「陪我講,陪我講出我們最後何以生疏」?不,父母根本不想明白兒女的真實一面。因為他們不懂面對,膝下已經不再是那個順服、無性別、天使一般的孩子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