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菀之的火星論政

多得王菀之的真誠感想,我們看到藝人對世情的典型無知。梁特當初佔盡道德高地打擊唐唐僭建、現在卻被發現同樣僭建。傳媒追問之下,多次說謊、前言不對後語。大眾窮追猛打,既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又是港人對原則的庶民式堅持:唐唐因為僭建而黯然下馬,為甚麼梁特可以例外?

本來以為是常識,對藝人也似乎是要求太高。王菀之一腔悲天憫人,說到老人特惠生果金議而未決,卻又莫明其妙對反狼者抽水。好像是因為大眾對梁特窮追不放,才令老人們絕望等待;人家對公義執著,檢閱僭建問題細節,卻又成了「並從抽絲剝繭得出的新發現大感勝利興奮描述分享」﹐對於梁特的誠信問題,王苑之說來那陣語氣之不屑,實在令人乍舌。

此言一出,網民吵了一輪。王又作出回應,更反過來說批評她的人「偏激、標籤、不了解她」,還說出一句充滿霸氣的「我討厭政治﹗」那種發老脾的神態,隔著電腦都可以看見,好像一個活在自己小世界的小朋友。明明是王菀之自己偏激地抹殺民間追尋真相的努力、明明是王菀之自己標籤著市民是不顧老人家死活的政治狂熱者。好了,在公共空間說話,被人挑戰了,又說人家不了解她、很偏激。

拜託,老董亂政八年,被天下人所追殺,其經典回應就是:你們不了解他的內心世界、不了解他的治港藍圖。說到偏激?明明是梁愛詩譚惠珠之流主動出來踐踏港人、鼓吹一國大於兩制。被人狂轟一輪之後,又會反過來責罵市民很偏激、高呼一句「我的言論自由在哪了?」王菀之想要自己發言的自由,卻無視人家批評的言論自由。

但是,也無須過份要求藝人的常識,不然又有維穩派出來說些甚麼「網絡欺凌」的蠢話了。為甚麼藝人的真心意見,總是貽笑大方?

時代不同了。現在的歌手,總是家裡無憂、暖衣飽食,這才有餘力進娛圈「追尋夢想」。他們的世界簡單,同情心也很單純和廉價。天真和膚淺到認為市民吵鬧梁特,會阻礙老人家拿錢。但事實上卻是長毛要梁政府取消生果金的入息審查,讓所有老人受惠,而政府不肯,事情才拖到現在。這中間的關節,王菀之有多留意呢?

這一代的藝人,足夠幸運,也足夠無知,認為自己能夠遠離污穢的政治。所以王菀之說:「我討厭政治! 」昂山素姬的說法是:「即使你不關心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一個面向現實世界的人,會知道自己沒有能耐去討厭政治,因為政治跟所有人之息息相關,就如同梁特政府小小的「政治堅持」,決定了老人們今天的景況。

上一代的藝人唱歌是為了養家。他們歷煉世情,對政治決策有多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有親身體會。從鄧麗君到梅艷芳,都在紅塵中打滾,因此對政治和世界都有一番較具現實感的看法。她們是烈性子的野花,王菀之卻是一朵自我中心、不問世事的水百合。藝術就是這麼弔詭。它既可以反映冷峻的現實,又可以是一發惑人自惑的鴉片。做藝術家吧,自我中心,關起來。不說出來,人家就不知道炫惑聲色背後的空洞蒼白。

如果你知道自己很無知,又要說話,記得為自己包一層藝術家的膠——藝術家雙腳離地一點,人家不會見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