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敵人的革命

讀報,見信報載土地正義聯盟在一月一號會刻意捨棄任何與中港矛盾有關的口號——例如「反對深港雙非富豪城」——而堅持沿用意味中性之「不遷不拆」之類。信報原文為:

「一直積極串連村民的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承認,這是聯盟與民陣的協調結果。朱凱迪說,新界東北規劃最根本的問題,是規劃過程缺乏居民參與‥‥‥但「雙非」既是帶有貶意的詞彙,對推動城鄉持續發展的方向也沒有幫助。」

東北發展規劃究竟是一個單純土地規劃問題,還是中港矛盾政治問題呢?朱凱迪等人的目光只放在村落之中,原來的全港性議題,即收窄到地區範圍。好像非原居民無權參與規劃、面臨迫遷之類。非原居民當然是一班受害者,然而這種操作,就隱然將大部份市民排除在事件之外。

須知道一般香港人沒那麼熱心,「公義」對大家來說都很抽象。其他地區問題,他們傾向袖手旁觀。「反正跟我這一區無關嘛。」當你將東北發展問題非政治化,它就矮化成一個地區規劃問題。結果就是如你所願,「圈外人」根本不當一回事。

東北發展區問題核心,到底是香港無論選擇甚麼發展模式,都不應由中國境外資本與殖民官僚決定。東北問題,就如雙非、水貨客一樣,是中港矛盾的一部份。然而「行動者」卻因為要維護雙非,而不惜將東北議題剝離於中港矛盾的大圖畫?我真希望這是信報記者轉達錯誤,而非土地正義聯盟真心一面。

馬寶寶社區農場

來問一個簡單問題:究竟在東北發展這個議題,敵人是誰?是發展主義、是由上而下之規劃、是土地霸權,甚至是資本主義?如果敵人是一堆概念,對一般人來說,此即一場「沒有敵人」的政治運動。因此,亦不知目標在哪、成功或失敗標準何在。即使像孔令瑜般扯到「土地霸權」,對一般人來說,此仍是離地、不切身。其他人並非飽讀詩書、接受高等教育,不可能要求他們處處以小見大,有那種關聯式思考。對他們來講,地區問題,就只是地區問題。不可能引起廣大關注,更不要說動員民眾抗爭;而中港矛盾,卻是人人有關,是99%普羅大眾的福祉。

如何操作?敵人是發展主義、由上而下的規劃、土地霸權、資本主義?如果一個運動以這些概念作敵人,民眾就需要有很高層次的政治覺悟——這根本不可能;但他們又不想牽扯不夠乾淨的中港矛盾問題。因此,每一場運動皆非政治鬥爭,而是民眾政治教育會。我們期望千萬市民每個人都達到高度政治覺醒,然後達成一個「真正的革命」。

但世上沒有這種革命。每一場革命要有所收獲,都有糊塗的地方。因此孫中山說「知難行易」。要完全教化四萬萬中國人,他孫中山也不幹。為何我們依然認為自己有條件醉心於永遠的政治正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