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懷念曾蔭權的西面

新狼朝半年不夠,醜態畢現。每次梁特出來交代,歪理連連之狀,眾所周知;其面目之僵,若無其事,又已經到爐火純青之化境。他滴水不漏而厚顏,天天如是,無論他的敗象有多紛呈,他從來不表露任何情緒。梁特的嘴中只有中共式官腔、說的盡是老董式假大空口號。明明僭建已經斷正、誠信已經破產,嘴裡還是那句錄音機般的開誠布公、開誠布公、開誠布公、開誠布公……

這一天終於來到,我竟然開始懷念曾蔭權。曾蔭權沒錯是很小家、格局很小,想著的只是Get the job done,又會在立法會裡西面、爆出「我唔會同你鳩噏辯論」,胡亂指責議員是黑社會……雖然如上種種也被引為一時笑談,但起碼你還知道黑西裝裡的是一個人。那個西口西面的人,是一個有正常情緒的血肉之軀。但梁特就不同了,他在何時何地,都是如此冰冷,像極了中共的領導人。聚首一堂的時候, 像一班上了發條的機械人。

我甚至不知道現在究竟是誰人在管香港。曾蔭權起碼有人味。看見梁特,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會想像他的腦蓋可以隨時打開,從裡面可能會走出一個小型的胡錦濤,也可能是跳出一個眼大鼻小的灰臉外星人。總之,梁特站出來,就像看見湘西趕屍那條屍。他這個人,就是如此富象徵意義,在舞台上,他不是他、香港不是香港,中國不是中國,共產黨也不共產。在一切背後的那個東西,我們看不見它的全貌、也聽不見它的話語。它好像無所不在,又高高在上。在一切邪惡和荒謬的背後,好像有一個巨大的結構,而浮上水面的,不過是冰山的頂峰。

在那套黑西裝的裡面,早就不再是梁振英。你以為我們在罵梁振英嗎?世上根本沒有這個人。在他多年前舉起手掌向中共宣誓效忠的時候,梁振英早就死了。站在我們面前的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是那個東西的一個其中一個化身。

One thought on “開始懷念曾蔭權的西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