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的「虛」,「說不過去」

很多人對同志不存好感,是因為同志無論其愛其性,都「不太自然」。徐克的《梁祝》裡有一個愛慕梁山伯的同學叫作亭望春,當年是由今天偶爾會在電視賣避孕套廣告的何潤東飾演。梁山伯對祝英台說起這個同學,說道:「他這個人『虛虛』的,一點也不實。」

祝英台追問下來,梁結巴起來,不清不楚地答:「總之不像男人對女人那麼『實』。」祝又問:「男人對女人很『實』的嗎?」梁答:「當然實了,男人跟女人,甚麼都可以做。好像畫眉啦、牽手啦、親臉啊、傳宗接代啊‥‥‥總之甚麼都可以做。」

同性戀和異性戀有甚麼分別呢?對中國人(當然也包括現在佔據社會的上一代香港人)來說,就是同性戀無法生兒育女。兩男或是兩女,搞了半天、用甚麼器官搞,都搞不出「成果」,就是很「虛」;男和女就不同了,很容易就會搞出人命,謂之「實」。

中國人之看重「結果」,我小時候是不知道的。有一次飯桌上說到:「即使我有錢,我不打算結婚和生孩子。」媽好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不結婚,那拍拖幹甚麼?」拍拖只是為了結婚的麼?媽說:「當然呀﹗不然花那麼多時間幹甚麼?」我反問:「做人最後都要死的,甚麼結果都沒有,那我們現在為甚麼還花很多時間生活?」

當然這種話題不會達成甚麼共識。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做人做事,有個結果,對他們來說是如此重要。同志們之大逆不道,看深一點,恐怕就在「虛實」一詞。對中國人來說,哲學和宗教的安慰,都只是在若有若無之間;生命最後的憑藉,唯有回到他們一向相信的俗世裡。人死如燈滅,即他們能留於世間者,唯有家族、家財、子女。可想而知,「沒有結果」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可怕,令他們內心深處興起一種對虛無的原始恐慌。一個未婚生子的女兒,對傳統的父母是不幸;但是不喜歡男人的女兒,就更是他們的大不幸。

對中國人來說,做人做事,都不可以只為自己的快樂和意向。做人,只是一大堆責任。中國人做每一件事,都要考慮到自己的家庭家族。(對教徒來說,則為一切事情之中都要想到上帝。)好像祝英台的爹要她嫁給某某家族,是完全為了壯大家族的利益。無論異性戀還是同性戀,只做愛,不生仔,只有快樂,沒有責任,「說不過去。」——這是中國人聽到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時最愛說的話。

接受這樣的價值觀,做人真的很沒趣。俗世的萬般痛苦,還不及這種小至連上床都要顧念外間世界的「中國文化」。政治的革命,可以發生在一夜之間;觀念的革命,往往要好幾百年。今天的人們拿著iPhone、會炒股票、知道太陽系裡有甚麼星體,可是他們還是傳承著幾百年前的價值觀。為甚麼同性戀有問題呢?他未必解釋得清楚,但他會說:「這個嘛‥‥‥兩個男人/女人‥‥‥說不過去呀﹗」

One thought on “同志的「虛」,「說不過去」”

  1. 雖然不是新聞,但香港人觀念之陳腐,仍然常叫我吃驚不已。以下說話出自一名曾放洋留學的專業年輕女性:
    結婚不是為生仔為什麼?為愛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