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褻的聖戰

死光社其實不關心同性戀,他們只關心別人的肛門作何用途。做人像某性戰沙皇那樣,很可悲。人家若有相濡以沫的愛情、相互扶持的關係,他不願看。那雙鼠目寸光的臉,只懂往人家的私處望去、心裡只想到人家做愛的體位。道德判官捉小放大,好像淫審處,只懂機械式地「數點數」。總之,有人露三點,就必定列為三級,絕對不論作品整體的氣氛、意境、意識——也許要求淫審處要有整體鑒賞力,是要求太高了。兩個人之相愛、之自由、之困難、之快樂,道德判官全部不論,他在乎的還是「你們有沒有肛交?有沒有!」

問題是,同志也是人,在他們相愛的風景中,床上不過是其中一個小盆栽。一男一女結婚,賓客只會祝福一對新人永結同心、連生貴子之類,而不會砍頭就問:「你們今晚洞房打算用甚麼體位?是男上女下還是女上男下?」在性戰沙皇的口中,愛情彷彿就只有做愛,而無精神上的羈絆和故事。生命的大風景,都看不見了,道德判官都只會色迷迷地聚焦在那根黑黝黝的陰莖、那口菊似的肛門。那一抽一插,對沙皇來說,可謂天崩地裂。地震海嘯,宇宙大爆炸,都是因為肛交而來的。Anal Sex matters!如果他參選立法會,這會是他的口號。

對沙皇來說,男人用甚麼方式來跟自己的屎忽相處,大概才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他這一生,都是為了保守(別人的)肛門的純潔而奮鬥。他所理解的上帝,大概也是一個對肛交有特殊興趣的神。祂只會關心祂的子民有沒有肛交,而不在乎凡人的喜怒哀樂、生命充實與否。即使你們相愛忠貞,只要膽敢肛交——哦﹗你仆街喇﹗等於一個好人如果不信耶穌,還是不得救恩,是鐵定要下地獄的——耶_的邏輯還是一脈相承的。

如果有一個男人,他只愛女人那片陰唇,而毫不在乎她的音容、她的笑魘、她的秀髮身材、她的耳鬚廝磨‥‥‥你都會認為,這是一個好撚猥褻的變態佬。而性戰沙皇就是那個好撚猥褻的變態佬。雖然他幻想自己背後有一個捍衛「傳統價值」的神聖光環,但這終究改變不了他的小格局:終日只關心人家有沒有肛交。所謂假道學,真猥褻。

One thought on “猥褻的聖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