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國謙的「中國傳統倫理」

何秀蘭議員最近動議一條就保障同志權益諮詢公眾的無約束力動議。無約束力,即是齋講,不是來真的,卻嚇得一班原教旨教徒心驚肉跳,要跟進步社群決一生死。至於反對到底的議員說到這個話題,也紛紛露底,上演一幕幕tree gun式猴戲。

葉國謙就說:

「同志團體無考慮到中國傳統倫理,香港係華人社會,承傳倫理、道德、一夫一妻制觀念,但同志團體提出的理念就破壞同衝擊咗家庭傳統主張,因而產生衝突同分歧。」

短短一句,已經出現幾個epic fails。首先是中國的「傳統倫理」,從來就不恐同。尚且不提講到口臭的龍陽斷袖,就是「禮崩樂壞」的戰國之後,漢家王朝重建禮制,亦不禁男色。高祖、武帝、哀帝的男寵都被正正式式記入史籍。按照儒家的標準,一個男人只要對上盡孝,對下留後,修身齊家,就算對家族盡了義務。好男色,不會被當街打死,而是叫作「無傷大雅」。

魏晉之後男風更是大盛,被士大夫視為風雅。宋朝汴京的男妓院更會搶去女妓的風頭和生意。舉國上下,皆為男色狂。到了明代,朱元璋脫離現實地追求無菌吏治,禁止官員在治區內嫖妓。官員士大夫的性慾和社交需要怎麼解決?於是有人想到網羅一批男妓,命其穿女裝、作妓狀、走法律罅,謂之「南館」。明朝末世出版的同志小說《弁而釵》即有一段:

「唐宋有官妓,國朝無官妓,在京官員,不帶家小者,飲酒時,便叫來司酒。內穿女服,外罩男衣,酒後留宿,便去了罩服,內衣紅紫,一如妓女也。分上下高低,有三錢一夜的。有五錢一夜的,有一兩一夜的,以才貌兼全爲第一,故曰南院。」

一樣成書於明朝的《龍陽逸史》則是一本男色版的《一路向西》。在男妓界之中,都有「沉船」,寫道:

「大凡雞姦(代指尋求男色)一事,只可暫時遣興,那裡做得正經。如今有等人每每把這件做了著實工夫,殊不知著實了,小則傾貲廢業,大則致命傷。」

這就是「中國傳統倫理道德」對各種情慾形式的優容。同性戀在「聖人之教」所沒有明言的罅隙中自由生長。雖然不受鼓勵,但畢竟不會受到歧視或者迫害。

至於「一夫一妻」,則從來都是基督教文明的玩意。東方世界維持了幾千年「具有中國特色的三妻四妾社會」,我們怎可以背祖忘宗,將一夫一妻和恐同的「西方模式」當真?葉國謙議員如果夠愛國,應該提出動議,要求廢除「外國勢力」——即基督教提倡的「一夫一妻」,並且為同志們爭取權益才是。否則愛港力應該發動遊行包圍葉國謙,聲討其脅洋自重、在香港進行「去中國化」重大陰謀的千古罪惡。

先有鍾樹根搞香港共和國、後有葉國謙要做立法會黃世澤。天啊,你們都跟陳佐洱的心臟有仇麼?

One thought on “葉國謙的「中國傳統倫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