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何必割股啖腹

一次是如此、兩次是如此,不是個別例子。一次是當代中國研究所、兩次又是這個東西。起先是搞出了那本《中国模式》,然後是這本《香港蓝皮书》,遺字用字,毛左得不像香港的出版物:「中文大學通識教育『被美國基金贊助並協助撰寫教材』、『方便大量西方普世價值入侵該校』、『教學方向實際上已由該基金主導』」,這究竟是甚麼東西?這東西莫名其妙批評中大,引火自焚不要緊,最重要還是撥屎撥到了整所浸大的頭上。現在中大的人正正式式發聲明回擊了,浸大的管理層是不是又要用一句引人發笑的「財政自主」、「學術自由」來唐塞過去?

我每天遊走於浸大的校園,沒有見過一個像孔慶東一樣面目可憎的教員。浸大不像中大那樣「熱血」、也沒有港大的排名。浸大的教員看似很保守,但總不是麻木不仁。有個教授在課上播出年輕人示威的影片,然後帶著一種慚悔的語氣對我們說:「我很佩服這些年輕人的。在我們那一代,我們沒有這種勇氣,我們只會照著上一代的指示去做人。」那時象徵式的罷課雖然並不發生在浸大裡面,可是教員對於學生罷課而缺席,終究是支持和尊重的。

至於肉麻的家國感情、政治的灌輸,斷不應是這些治學嚴謹的教授們所認同。一個教授講香港史的時候忍不住猛對梁振英抽水、另一個則說:「雖然傳統的人都認為先有家才有國。但是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在沒有國的情況下生活了幾百年。」那是一課歷史課。

更不要說一向出名熱血的齋sir。大約是一年前,因為學校的管理層硬推「全英教學」(美名其「教學語言微調」),他在校園裡開了個小小的論擅狂小UGC和校政,激烈程度不下於立法會的激進派議員。

這些校園中的人物和事情,都已經被《中国模式》和《香港蓝皮书》所掩蓋。在外人甚至學生的眼中,浸大已經成為一間以媚共為自己錦上添花的學店、一個只有「當代中國研究所」以及「裕華國貨演講廳」的庸俗之地。至於其中那些熱心教學的教員、那些浩浩蕩蕩出發到中大示威反國教的學生,都已成為公眾視線之外的泡影。

十個默默耕耘的齋sir,抵不上一個「當代中國研究所」隨時發功。就像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亦業已被那幾千萬的自由行旅客弄成一個神僧鬼厭的國家。也許浸大搶不到太多像張文昌之類的中國高考狀元,所以便想到這個另類方法向中國「示好」。但這算盤打得畢竟是很響,未發財,已經通天,嚴重損害校譽。有點風骨的,也恥於報讀這間看似「雞嗚狗盜出其門」的學校。「浸大模式」,不能悶聲發大財,就已經是一個公關災難。

浸大的主事人,卻似乎不把這個時常發表痴線「研究」的研究所視作毒瘤,而是紅旗上一顆美麗的黃星。六十年代創校以來,畢竟都有幾十年的歷史。用媚中的方法騰飛,要犧牲多少校譽呢?北望神州,割股啖腹。「浸大模式」,也是一段「香港模式」的沉淪史。

One thought on “浸會大學,何必割股啖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