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後變質的公民教育:雷鋒育成計劃

十一號聽了浸大反國教大聯盟主辦的研討會。除了國教之外,講者也說到其他教育議題,例如公民教育。其中一位講者言及一個問題:無須國教,思想控制的陰謀已經長期進行。那位專注於公民教育的教授說到,港府在主權移交之後,就刻意將公民教育「非政治化」和「泛道德化」。要引證之,我們可動手翻出98年教育署的公民教育指引,將之與現行課程指引對照,則課程變化之軌跡自明。

1998年公民教育(中一至中三)的目標主要有三點:

第一:「幫助學生培養積極的公民態度與價值觀,建立對家庭、社區及國家的篩屬感,從而使仔們能為改善家庭、社區、國家及世界作出貢獻。」

第二:「幫助學生認識本港社會的特色,了解法治、民主、人權與公義的重要,並在生活中實踐出來。」

第三:「幫助學生培養批判性思考及解決問題的能力,使他們能用客觀的態度去分析社會及政治問題,並能作出合理的判斷。」

綜合以上三點,它有「國民教育」的元素,但國民教育實從屬於公民教育,而非以小代大。課程聚焦民主、法治和人權教育,白字黑紙明言要訓練學生分析社會政治議題的能力。當時公民教育之視野宏觀,亦是國際主流模式。非以「國情」取代「世界視野」,也不會鼓吹「國民教育」等於「德育教育」。

今日公民教育被併入一個叫Learning to learn的教育政策之中。指引前言說道:

「學校應先著重培育學生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和承擔精神,並把這五雒首要的價值觀和態度與學校的辦學及德育宗旨結合。在短期發展階段,亦可與其他相關的價值教育活動一起規畫。」

而官方認為青少年首要培養的五個價值觀是:

「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承擔精卸」

這聽來他媽的像在訓練紀律部隊。

今天的公民教育,實非公民教育。經政府一輪操作,香江已無公民教育,而獨剩假公民教育之名之「德育科」。十年間,港府靜靜抽走「公民」身份中關於權利和政治生活的部份,改變雖小,但禍害奇烈。話說回來,甚麼是「公民」?公民是有權力的人、公民是自由的人、公民是自治的人、公民是對政府「有限度服從」的人。故此,公民教育不可非政治化,反之,它更要大篇幅介紹憲法、政府體制、選舉制度、公民權責、民主、人權等等概念。公民教育實乃權利教育,從小就要學生認識他作為公民應有的權利。

抽空了「權利教育」,而專講「德育教化」,這其實是一種順民教育。下一代欠缺對自身權利的認識,只講「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承擔精卸」,不過是宣揚統治者最想要的「無條件服從」。在中國人社會,「服從」一向被泛道德化。制度化的儒家早已在「服從」和「有道德」之間畫上等號。這種看法到今天仍然是主流。人們不看事件中各方理據和前因後果。總之,有人抗命,就是不對的。

連「公民教育」都拒絕探討政治,一味講究服從,嗅起來還真有種極權政府的味道。納粹德國、法西斯意大利、軍國主義日本、共產中國,亦何嘗不注重青少年的「品德」?被大陸褒揚了六十年的具有高尚道德的雷鋒就是好例子。

香港整個教育系統也是長期被非政治化的。我想起高中時遇過一個老師。她竟然不知道立法會組成方式、也不知道「功能組別」是甚麼的。一個老師的政治常識尚且如此,你很難怪責普羅大眾時常被政府的語言偽術愚弄。現在80後告訴我,他們小學「社科健」的社會科還會談及香港十八個行政分區、政府架構、立法會選舉等等。而在我的年代,公民教育不過是通篇廉價的品德說教。

香港政府不受選舉約制,掌握公權力,不須明刀明槍洗腦,也可害人一生。他們開科設學,不為承傳智慧,只求愚弄天下,許多人就此成了順民、愚民、奴才。他們鞭韃弱勢,是基於此種泛道德化的「服從」意識。年輕人苦喊無處安居,是不夠「堅毅」;示威,是不夠「尊重他人」;員工不想晚晚OT,是沒有「責任感」;拿出龍獅旗,是欠缺「國民身份認同」;反對政府無理收地拆樓,是欠缺犧牲小我的「承擔精神」。

政府立壞心腸,不受民意制約,訂出來的教材自然有毒。讀書的時候,抽離一點,認真你就輸了,否則莫明其妙,讀壞了腦,就成了暴政的幫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