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電影」和「公民社會」

香港有很多人還是抹不走心底那個揉著手擠著笑的奴才。不是有人拿槍強迫,卻自動自覺去拾大陸的言語破爛。一腔惡言劣語,像蝗蟲一般飄來。「打造」、「持分者」之類早已習非成是,之前還有報章公然以「很牛」入文,刊行全港,最近又有甚麼「微電影」。

其實微電影只是一些有情節的短片,卻充有電影長片的規模。明明沒有,卻裝假充有,名不乎實,盡得「北朝」上下舉國弄虛作假的精神。就像AA級港女放了幾個墊、加一個push up bra,身材是angelababy還是周秀娜,隨你心意。

名不乎實,欺人而自欺、愚弄天下的名字,一向很多。石敬塘不如曹操,想不通「帝命不在我」。明明不是做皇帝的料子,又想過皇帝癮,於是割地賣國,向北方稱臣。明明實際上做了虜人的奴,卻也精神勝利,自命皇帝了;又好像本地某一個被戲稱為宇宙巨band的抄歌組合,明明只是一個會拿樂器的男子組合,卻僭稱樂隊。抄歌不承認。明明發明星夢,又裝作有內涵。

最厲害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既無中華章服禮義規模、體制中又無人民參與、亦非共和國。就像「神聖羅馬帝國」被歷史學家嘲笑為既不神聖又非羅馬亦不是帝國。明明「共和國」就已解作「人民的國」,卻又要在前面加上人民,不倫不類。越欠缺,越要強調自己擁有。美利堅合眾國、大英聯合王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中華民國,無須在名目上整色整水,已有中共再加多少頭銜都沒有的內容。

舢舨就是舢舨,叫自己作炮艇,也不會真的成了炮艇。就像一個社會,還未真正開化,你再喊它多少次「公民社會」,它也不會突然升呢。我當然希望我們的社會是由公民組成。但眼前的是羅馬還是廢墟,大家有眼見;社會由臣民還是公民組成,很容易看到。公民社會要有持續堅韌的民間組織。然而我們卻很害怕國教抗爭繼續下去,組織會疲軟而瓦解、市民會不再支持;又還有太多人搖頭晃腦地說著:「香港是中國一部份,港人接受國民教育天經地義」。自己做愛國奴,還要其他人一起下跪。這樣的社會叫不叫公民社會?一個自己也視「自治」為洪水猛獸的社會,可以叫作「公民社會」嗎?真正的進步,並不來自語意上的自欺欺人。正如「勝利」也是客觀的,未撤回科目就不叫勝利,不是說出了勝利就是勝利。「微電影」的叫法,當然也是一種文化:一種溫溫軟軟、互相取暖、自欺欺人的文化。對此我不想「歧視」,但實在很難「包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