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籠中的反叛:大學生們的淫賤O CAMP

某幾間大學的迎新營特別喜歡有性意味的集體活動,年復年是如此,社會和傳媒亦年復年的嘩然哀嘆,道德淪亡了很多年並且繼續淪亡。迎新營的搞手喜歡在鏡頭前公開意淫,這種刻意的反叛,其實很無型,而且每一個動作都帶著一種揮之不去的中學生印記。他們熱衷經營女孩子在男生的下體前用口接著一道水柱、或是一首一首風月版肥龍風格的淫賤打油詩,所謂創作力量和幻想,會嚇你一跳。看著他們,你可以想像到他們有一個枯燥的中學歲月,那件白色沾汗的白襯衫、那束奔跳的馬尾,那些年的青春原來是一片無盡的性壓抑。

他們的自我形像被家長和學校壓得太低微了,急不及待要反叛一番,就像大陸人自由行來香港也急不及待要在街上解放大小便一樣。由於長期禁制,所以稍有自由便情不自禁一瀉千里。

但這種反叛畢竟是中學時代社會規訓的產物,再喧嘩,都走不出如來佛祖的五指山。很快他們就會快快樂樂營建大學之中的社會網絡、閉門不管天下事享受大學生活。性不過是一種盲動的象徵,唸一首淫賤打油詩,就好像代表我夠爆、夠膽,不再是小乖乖了,可他們明明是最乖最聽話,順著社會中既得利益者設計的路徑,考過無數扼殺創造心靈的公開試的一群。

性被大學生用作抗拒主流、集體、規訓的符號,然而這又僅僅止於一個符號。性在社會中衍生的權力、現象、壓抑等等,都太嚴肅了,不是大學生會思想的東西。多數大學生的反叛,都是鳥籠中的反叛。就像香港的鳥籠民主,毓民掟蕉長毛掃場,貌似激進,但社會信的依然是「國家就像我們的父母」、投票依然是為了還蛇齋餅的人情,無涉公民權利的大義。孫悟空的金剛圈是他自願帶上的。香港人不願衝出鳥籠,就等著大陸人在無人反駁的情況下繼續真心相信:「沒有中央照顧你們完蛋了。」

大學生想反叛,但不敢太反叛,這也是現代集體教育的邏輯:我們想你讀書識字學聰明,但不想你太過聰明。你的聰明僅僅足夠幹活就好。太聰明的話,你會質疑這個質疑那個。

One thought on “鳥籠中的反叛:大學生們的淫賤O CAMP”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