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絲絲的口爆、慘戚戚的口爆

做娛記難免作孽。作孽越深越成功。蘋果狗仔隊偷拍楊怡和羅仲謙共乘一車,拍得女方全程伏於男方跨下。撞破人家好事之後,留下曖昧一筆:「楊怡整理儀容後,更不時心虛抹嘴」。

是是是,駕駛途中應該專心,否則很容易搞出人命;是是是,記者是很缺德,記者在車廂之內精銳盡頭的緊要關頭蜂湧而出,叫女方那張臉是伏是抬?然而,說到底,這一對始終是幸福的一對。一切畢竟是你情我願的你來我往、增進情趣的含瀨舔啜,一切沒有礙著誰人。藝人都應該有口爆的權利,TVB的性壓抑氣氛亦只是取悅師奶的偽裝。

在那條血氣方剛的歸途,女方若是駕駛途中心急如焚,要身邊人馬上棄甲曳兵,那終究是愛的表現。一個女人肯被你口爆,那她總是愛你的。求仁得仁,求鳩得鳩,鴛鴦比神仙快活,含撚有甚麼問題?反正香港人每天都為一個自稱「阿爺」的人含撚。你的姿態已經是低的了、頭也是低的了、那張嘴也讓你多角度的橫衝直撞了,可大陸卻也不懂憐香惜玉。

一個女孩子願意為你含撚,你是不是會心頭一軟,對她格外愛惜呀?然而香港卻是一個兒時就被養母賣豬仔的可憐人。她面對的也是一個沒有教養的對手。那些甚麼吳康民呀、陳佐洱呀之類的共產黨員,佔據版面,久不久就出來顏射你們;那些梁振英呀、吳克斂呀、林鄭呀之類的奸官、蠢官、愚官,則輪流強姦香港;還有那些第三世界見識的大陸人三天兩日說:「你們再吵就給你們斷水斷糧」、「香港不是大陸顧著早就完蛋了」,這種口爆,更是拂了一身還滿,餘恨長流心間。

情侶之間的口爆是甜絲絲的口爆,性奴的口爆則恐怕只有淒淒慘慘戚戚的苦味。香港和中國的交往,比較不幸。同床異夢,貌合神離。可以完事的永遠只有快樂的大陸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