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佢做下先

梁振英上台當日,街頭上的人已經大喊「打倒梁振英」;新政府屬員上官上任,淪流出事。不是僭建、利益衝突、貪津貼、就是高級公務員互租單位,私相授受;高位未坐暖,已經高處不勝寒。新政府上台不夠半個月,已經滿城醜聞。很多「和平理性」的香港人也跟著建制派搖頭晃腦:「俾佢做下先啦﹗」這句話背後是一個「很中國人」的思維。這個說法的潛台詞是:反正大局已定,反正如何都是梁振英做的,你們還吵甚麼?再吵也改變不到這個現實。中國人只關心「既成事實」。上面分出了勝負,他們就自動歸邊。勝利分出之後的黑白是非、聖邪對錯,就沒人再去深究。

They don’t fucking care﹗

中國人關心事情「現在是如何」,而非事情「應該如何」。他們不想你們再吵下去。他們其實不想知道、不想關心任何事。他們討厭聽見任何雜聲,只想盡快回去自己的小角落去,專心吃喝撒睡扑野生仔。這些人不需要洗腦,因為本身就是白痴。他們未曾了解任何事實。他們不清楚、不記得任何新政府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又有多嚴重?They don’t fucking care﹗他們每一個都是「印象派評論家」。多的是不看報、不上網、未覽眾家之言,就在茶餐廳、大排檔上演城市論壇:「班廢青又係度阻住梁振英落區﹗」「其實梁振英都好似好慘喎﹗」一聽,不知道的嚇死,知道的笑死。

勝利史觀是一種鎮靜劑

勝利的,就是合理的。這個思想,一向在中國人的社會大行其道。梁文道苦口婆心地解釋「英治時代也不是那麼好」的時候,也要牽一句「民國要是真有那麼好,它就不用垮得這麼慘了」。

勝利史觀能夠廣為知識分子以至販夫走卒所接受,因為它能夠輕易將一切平面化。我們不需要再出入典藉、窮思耗神,就能用一套簡單方程式去解釋一切。勝利史觀能夠貌似很圓滿地解釋我們的處境。所以,我們釋懷了。勝利史觀是一種鎮靜劑,用來令你接受現狀。

梁振英勝利了,所以他是合理的,「俾佢做下先啦。」因此,我們也就很容易可以說服自己,這個世界沒有出問題,然後我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關起門,吃喝撒睡扑野繁殖。

既然梁振英已經上了位,再吵都不會改變;既然香港已經「回歸」,我們再罵中國也沒有用……這些說法,五毫錢一啖,隨處可見。抱著「現實主義」的人,一切都有一個解釋,一定不會生精神病。在他眼中,率獸食人的社會,都可以看成新桃花園。你們還吵甚麼?他們其實真的不太明白。

岳敏君:大風大浪

One thought on “俾佢做下先”

  1. 很多「和平理性」的香港人也跟著建制派搖頭晃腦:「俾佢做下先啦﹗」這句話背後是一個「很中國人」的思維。這個說法的潛台詞是:反正大局已定,反正如何都是梁振英做的,你們還吵甚麼?再吵也改變不到這個現實。
    一看到這幾句句子,已忍不住慨嘆為何現今的香港人的思想是如此的歪亂。「不知道的會嚇死,知道的真會笑死」…相信所指的應是這篇文章的筆者的思想邏輯。寫出這篇所謂的文章還敢振振有辭的批評他人,可悲乎?可嘆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