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

這個社會、這個政府究竟想培養怎樣的下一代呢?還記得前些年,政府說青少年的吸毒濫藥問題很嚴重,所以要在學校推「自願驗毒計劃」——這是為你好;財政司說吸煙對身體不好,說要幫你戒煙,所以兩次加煙稅,一包煙從三十多元加到接近五十大元——這是為你好;明光社蔡志森說青少年打飛機是不好的,所以你們解決性慾的方法就是「沖凍水涼」和信耶穌——這是為你們好;政府的「德育教材」寫道,人類惹上性病的的原因是因為「避孕的普及」、「同性戀行為」、「娼妓問題的存在」。

那麼根據教材的邏輯,我就不禁解讀下去:原來「中出即飛」才是一個有效防治性病的方法。

這些社會上層壓下來的「指導思想」,都百般要求青少年「奮發」、「積極」、「健康」。要像政府廣告中的青少年演員(通常超齡),永遠沒有黑眼圈、精神奕奕、笑容可掬。依照官方的想法,青少年最好過著禁煙、禁毒、禁慾、禁樂(快樂)的生活。那麼他們的身體才會強健、想法才會積極,可以「貢獻社會」。至於其他閒雜事情,你們不能想、更不能做,一切都要跟著國家和社會的期望。

希特拉曾經對宣傳部長戈培爾說:「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給他們摩托車、明星、刺激音樂和流行服飾就夠了。剝奪思考,根植對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納粹德國——以及世上所有極權國家——都銳意培養體格強健心態積極但頭腦簡單的青少年。納粹對社會的「歪風」也深痛惡絕,他們掃蕩娼妓、禁止青少年過早性交。根據希特拉和一些納粹思想家的意見,雅利安青年最好把精力用在少年團的軍事訓練,而不是無謂的思考、戀愛和性交上。

納粹德國的青年也很「奮發」、很「積極」、很「健康」,但是沒有任何思考的空間。納粹式的教育制度,也不准許他們思考。這樣的學生,才對領袖服從。歷史在迴光返照。今天香港也在走這條老路。中共和港府鐵腕力推「德育及國民教育」,將德育和國民教育混為一談,其實就是鬼拍後尾枕,自揭這是一種納粹式的宣傳灌輸。戈培爾主管的部門,全名就叫作「國民教育與宣傳部」。

我們的保守社會依然試圖潔淨每個角落、企圖厄殺下一代所有探索和創造的可能。香港人已經夠單純的了,小孩子就更加無法抵抗政治灌輸。高官黨老切法要下一代認同集體高於個人、服從大於一切的價值觀。如此的下一代,正是專權體制需要的愚民。

魯迅說:「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一個精神萎靡的民族,長得再好,都只是豬圈裡和平理性的家畜,等著強權的屠刀一揮而就。健康、積極、向上,只是表皮;良善、正直、機敏的頭腦才是骨胳,撐得起每一個人頂天立地、撐得起這個朽如枯木的社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