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風,我們沒有刻意安排屌你老母

商業機構,認錢不認人。哪管是在香江開業,也從來是看哪人付鈔。來賺你的錢,而不是為窮撚服務。既然香港人挑通眼眉,看得Agnes b.的東西是名牌價錢、旺角貨質素,不來光顧,自是當然。於是大陸豪客頂上,成為收入大宗,店方於是把心一橫,一心一意服務國內豪客,都十分符合香港地「拼搏向上」的「核心價值」。最近有人發現Anges B的飲品店餐牌上流通百年的正體中文芳蹤杳然,只得英文和簡體中文,事情火速鬧上臉書,政黨磨掌擦掌打算出動的時候[ref]“范國威臉書[/ref],Agnes b.的管理層看見D&G珠玉在前,手腳很快,立即發聲名道歉。

但同時,來自大陸的「網絡活動家」溫雲超卻在Twitter說:「港人竟然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非刻意安排的简体字。[ref]北風@twitter[/ref]」網名「北風」的溫雲超在大陸已經沒甚麼人理會。當「庸眾」正在圍觀方舟子和韓寒的口水戰時,斯人獨憔悴的北風只好不情不願地來到香港混飯吃。在一個媒體發達的地方,最快的上位方法便是成為眾矢之的。身為一個「新移民」,北風對香港文化風俗的了解自然不會太深入,但是他又同時十分熱衷於指點江山。明明對香港所知甚微,卻又態度傲慢,彷彿無所不曉,比香港人還要香港通。

在這些人的眼中,大陸真的強勢了,所以香港的一切被遮沒,都是十分正當。保護自己的正體中文、自己的文化風俗,只是因為心理脆弱。按照這個偉大的邏輯,六四事件陣亡學生的父母也不應堅持追討,平甚麼反?死了個兒子,有甚麼大不了?那只是你們心理脆弱而已。於是西藏的喇嘛為抗議宗教文化被中共毀滅而自焚,在北風眼中也必然愚蠢得無可救藥。就幾十個寺嘛,就一個達賴喇嘛被趕跑了嘛,有甚麼大不了?為甚麼心理這麼脆弱,要搞得自焚呢?同理,一個女人被強姦,也不應反抗。用北風來說一句:「女人竟然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非刻意計劃的強姦。」

當一個所謂比較「進步」的所謂網絡活動家,抱著的卻是「大就該吃小」、「強就該欺侮弱」的天朝思維,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中國人。來到香港也好,到底是個地道的「中國人」。像狗到餓了,沒飯吃,也就要吃屎,改不了的。既要來香港,享受這裡的一切,心裡又瞧不起這裡。自卑的人,才表現得自大。看不慣香港比較進步,百般貶低的同時,但又不離開這裡。所謂口裡說不,身體很誠實,用腳投了票。

即使孔慶東罵香港人都是狗,也是個鐵錚錚敢打敢罵的真惡棍。至於北風在Twitter和臉書上一罵擊起千重浪,被罵得上天下地之後,又要補上一句「跟一些港人朋友網上吵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們往往不看你在說什麼,否是不能準確理解你在說什麼,就自己塞給你一個觀點然後跟你辯論,辯論的時候你全家人都會被不斷地問候,看來惹不起啊。[ref]北風@twitter[/ref]」此所謂又要威,又要戴頭盔。自己先刮了人家一巴掌,接著就宣稱自己被問候老母,以受害者自居。就像中共天天施行暴政,但到了某些日子(像南京大屠殺、鴉片戰爭xxx周年),就又會成了受帝國主義侵略的受害者,裝出個可憐狀。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要罵人,就要有被罵的準備。還是「新中國」的人慣了只有自己罵人,人家不能反駁?至於那些「屌你老母」、「死返大陸啦仆街」之類的言論,是港人非刻意安排的,為甚麼北風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在此大呼小叫呢?

8 thoughts on “北風,我們沒有刻意安排屌你老母”

  1. 我真係唔識呢條友,真係膠都費事畀。

    如果香港民众再到写简体字的店家门口去抗议就更有意思了。以前香港人输入中文用仓颉,现在好多人用拼音。以前香港人管Air conditioning叫冷气机,现在好多人跟大陆人一样叫空调。交汇融合,有些事自然很难避免,不妨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佢連空調同冷氣機都唔識分,叫佢學好d廣東話先啦。

  2. 說實在的,大家都是出自各人的娘胎,除非別人做得太過分,否則沒有必要動輒就要罵上別人的爹娘。況且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們固然要注意自身的言行,但總不能我們的每一舉一動都要由我們的爸媽、子孫或祖先N代埋單吧。

    另外我想說的是,既然這裡的標題是「我們沒有『刻意』安排屌你老母」,那這網頁應定名為 http:// … /we-didnt-fuck-you-ON-PURPOSE 才更切題 (所以翻成中文應該是:
    「我們沒有『刻意』安排屌你個(死)仆街」,這樣既可罵倒當事人,也不用動輒到他人的娘親)。

    不過,這間 Agnes B. 居然能將 salad 翻成『
    色拉 』又真的是幾攞人命呢。唉 ~ 

  3. 在匪國受教育的奴民,先天擁有一身匪氣,即使逃出了中共十八層地獄,其血液裏也流著奴性基因,最明顯例子是劉曉波說:我沒冇敵人,將中共罪孽淡化,亦因為被共匪灌輸了幾十年歪曲的價值觀,很多時不能溶入真正的中華民族,共匪用簡體字匪化了漢字結構,破壞了中華文化,他們以為使用正體字沒有必要性,而不知道自己其實被閹割了.
    我看這個北風,是不習慣呼吸自由空氣,與體內的奴性基因互相排斥,造成共匪幹部忽然上身指點江山斥責不明真相群眾的怪異病徵,對這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產生出來的併發症,要根治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回歸中共十八層地獄,保證呼吸暢順,不藥而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