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信林輝,無傷大雅;鬧人投共,其實唔難

鬧人投共,其實唔難

今時今日,鬧人投共,其實唔難。九七以來,大量地下黨員滲透香港各界,共產黨員就像Seven Eleven一樣,總有一個在你附近。黨員的影子大張,無所不在,因此社運中人也精神緊張,惶惶不可終日,這個圈子自然亦充滿來路不明的政治耳語:哪個投了共?哪個收了錢?誰是中共的臥底?諸如此類。

被政治耳語包圍的人,少一分清醒的心,就如墮入迷霧,覺得十面埋伏,誰人都信不過,像思覺失調,時時以為自己被人迫害。

自從黃毓民的兒子被大陸無限期扣留之後,民主黨可高興了。因為即使民主黨通過政改,罪狀確呈,成為過街老鼠。他們也可以拿著黃毓民兒子被囚的這一點,質疑黃毓民批評民主黨的動機,只差在沒有明明白白講出:「黃毓民﹗你投共﹗你是中央派來搞垮民主派的臥底﹗」不過諸君心裡明明是這樣想法,但人前又要遮遮掩掩,裝出個君子模樣。

怨婦式「君子」

今時今日,只要令你跟共產黨扯上似有若無的關係,你就趺進黃河,爬上來以後也很難清白做人。黃毓民曾在節目中大罵議政團體Roundtable,謂沈旭暉、林輝、陳景輝等人接收葉國華——而黃又指之為人所共知之地下黨員——的資助。此事以後,林輝當然懷恨在心,對黃毓民恨之入骨。不過為了維護其溫溫文文的君子形象,他表達不滿的方式亦不過是像個怨婦一樣,天天對人民力量及黃毓民的消息冷嘲熱諷。

昨天特首選舉日,林輝的抽水癮又來了,他在臉書上說[ref]林輝Facebook(3月25日)[/ref]:

「呢種時勢, 根本唔想同人民力量開戰。不過點解你可以不斷鬧其他泛民主派、不​斷挖苦參與民間投票o既二十二萬人、不斷鬧o的泛民選委,但係絕​對唔能夠被人質疑,點解你要喺最多人集會、氣氛最旺時拉隊離開?​然後人海戰術瘋狂人身攻擊質疑你行動o既人?真係好厭倦呢種惡質政治。」

當日看見這堆字,由於我很傻也很天真,下意識就相信了林輝。我想林君能夠說得那麼肯定,那想必是他在現場目擊,或者他深信確認無誤,才會寫出來。但是,我後來在電視新聞裡聽見「人民力量圍堵中聯辦」的消息,心中一驚,忖著人民力量不是龜縮回家了嗎?原來不是,他們只是動身前往中聯辦,就被林輝說成「拉隊離開」。

然後,林輝指責人民力量泛民選委罵不停,不滿其「厚此薄彼」。但有片有真相,看回示威現場的影片,喊得最大聲的口號原來是「打倒共產黨」、「打倒梁振英」。林輝,請你下次也組織一個遊行到中聯辦之前喊打倒共產黨,在葉國華面前喊打倒共產黨,打倒中共,好不好?

我們對吹氣公仔沒有性慾

再者,就算人民力量對泛民選委罵得再多,我也看不到甚麼問題。那些所謂的泛民選委,為甚麼不能罵?民主黨就如此神聖不可侵犯?你左提右說的「泛民」,在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以後,還存在嗎?雖然天天對著「泛民」這個吹氣公仔打飛機,是你的自由,但也請原諒我們一般人對「泛民」已經沒有性幻想,也請不要迫我們也跟你一樣戀棧民主黨這個晚年失貞的娼婦。

今時今日,鬧人投共,其實唔難。我當然不會說他們已經投共。黃毓民「投共」,弄得自己組織出來的社民連泡沫化,與長毛決裂,他自己依然要單打獨鬥,算下來好像沒甚麼好處。林輝「投共」更慘,投到今天,也還未脫離「社運人」這個title。狼元首先生投共投到成了特首,那才成個樣子嘛。

4 thoughts on “誤信林輝,無傷大雅;鬧人投共,其實唔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