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的被害妄想與失敗主義

中大學生報刊登了一篇〈陳雲的被害妄想與香港城邦論〉,揚揚灑灑批判陳雲及城邦自治的主張。通篇一看,竟不到多少個重點。看到末段,哈,原來還是左右翼思想之爭。

第一,怎樣看待中國、大陸人,是他們的最大分歧。陳雲早就主張香港要與中國分道揚鑣。基於香港以前作為英殖民地的先行角色,不少大陸人對香港有著一種羨慕和憤恨,所以陳雲寫「那群對香港充滿憤恨和索償心理的大陸人,是會蹂躪和虐殺香港的」,聽來激進,但是近年來大陸遊客在香港的行為以及態度,更加突出這種思想的現實意義。「沒有中央(我們)照顧你們香港,你們早完蛋了﹗」的經典對白,可以說是大陸人對香港的典型看法。

所以他們來香港插隊好、拉屎好、洗黑錢好、佔用公屋和婦產服務好、要香港人幫他們養育不健康的嬰兒好、在D&G裡快活觀光好,都是心安理得、理直氣狀,有一種討債的心理。

然而,文章卻將此現實情況剝離於論述之中,只強調「但我們根本無法憑此判斷廣大的十三億人都是邪惡的」這句理所當然的話。這就是左翼的浪漫主義。他們相信人性本善。好人一定會做好事。但他們不明白縱使大陸有好人,也無助香港受大陸過度影響的現實處境。左翼也不願接受好人都會做壞事的現實。再好的大陸人來到香港,因為中共和港共政府的毫不節制,他們自覺不需要入鄉隨俗。人性和心理的腐化是必然出現的。

無關宏旨的善與惡

市民關注的是如何處理大陸人湧入香港的公共政策問題。因為陸客不只影響市容,還導致醫癒系統、大學宿位緊張,乃至未來的人口和財政政策是否需要調整等現實問題。就算來港陸客都是「好人」,在此大環境下亦無關宏旨。好人來生子,佔的依然是床位。好人來炒樓,樓價依然是高企,大陸人的好與壞,有甚麼分別?

D&G的封路政策表明,只准陸客觀光、不許本地人拍照,並不是將港人與大陸人「割裂」的行為。因為在現實上,陸人、港人,本來就是兩個群體。商人無祖國,他們都明白大陸人不同香港人,所以待遇亦因此有別。但是,左翼卻依然好天真好傻地認為「中國還是有好人的﹗」,然後在思想上死攬著那些其實跟你在文化和經濟階級都不一樣的「同胞」。但是神女有心,襄王有沒有夢?D&G事件港人受辱,店內的大陸客有沒有出來阻止道:「你別歧視他們,我們都是同胞」?何苦將痴心錯付,將明月照溝﹗

只談大陸資金的好,不講熱錢橫流的弊

第二,作者不同意「自治」,因為他認為:「現今大陸資金救活香港股市樓市、大陸遊客為香港創造大量消費、香港商品要透過中港貿協進入大陸市場,為甚麼我們就可以說香港能夠『自治』呢?」你不說我還以為是吳康民或是文匯大公的手筆﹗究竟作者為何會一廂情願地認為陸客資金對香港就只有利而沒有弊?零售消費,因陸客而暢旺,當是個利。但是樓價因為陸資而狂升,是弊,還是令人無立錐之地的坐以待弊。去問零售業的人,問他們賺來的俑金,夠不夠他們買個單位、付個首期?

大陸是單方面「拯救」香港嗎?香港沒有提供服務?陸客在香港,不怕買到假貨、不怕買到有毒奶粉。我們連最切身的醫癒服務都被大陸孕婦先用。陸客付錢,但是香港也提供最好的服務,從來不是誰人施捨誰人。為甚麼香港在九七年前沒有自由行和陸客資金亦一樣繁榮?

剝離現實的道德批判

第三,作者不同意「自治」講法的原因,最終還是歸結於左翼式的階級道德指責:「更重要的是,在陳雲眼中並沒有公義可言,凡是大陸發生甚麼事,香港都沒有責任要負,他要迴避港商在珠三角地區剝削了多少農民工的責任」。

文章作者也不同意大陸與香港實為對立的說法,因為香港不是一個整體:「‥‥‥香港內部的分化矛盾,到底為甚麼香港還有整整一百萬人掙盡最薄弱的工資,而肚滿腸肥的大商家、資本家就能夠逍遙快活?這難道又僅僅是萬惡的中共的責任嗎?」

讀到這裡,才知道甚麼叫作左毒上腦,甚麼事都可以搬那套階級理論出來。馬克思的階級理論固然精彩非常,可是這跟自治與否有甚麼關係?左翼泛濫的同情心,某程度是其一事無成的原因。因為這個世上永遠有窮人,永遠有未境的階級鬥爭,於是他們就永遠能夠安於罪惡感和失敗之中。他們不害怕失敗,甚至歡迎失敗,因為失敗是他們殉道的獎狀。

中港關係和本地貧窮,都是問題,但是從來沒有先做這個,才能做那個的前設。是不是香港以前「剝削」了珠三角的農民工,今天我們就理應承受中共的剝削?是不是只有工廠裡的才叫剝削,在金融和地產市場裡的略奪就不叫剝削?

美麗的失敗主義

人沒有上下高低,但政治卻有緩急先後。難道我們因為大陸人民受壓迫,自己就同情心濫發,震臂一呼「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然後就拖著全香港人「上山下鄉」跟大伙兒一起受苦鬥爭?這個世界永遠有受苦的人群。剛果如今正在內戰,如果有一群剛果人來香港搶食物,我們是不是就因為同情心而眼巴巴袖手旁觀著他們掏空香港?

別忘記,大陸人受壓迫,我們能夠說上幾句話,就是因為我們在這個相對有獨立性的香港﹗其身不善,又何以兼濟天下?但是,在左翼的眼中,因為大陸人都是工人、都是受壓迫的人,所以我們不應「歧視」他們。左翼要求我們殺身成仁,為了「血濃於水」的大陸同胞,將香港的獨立地位犧牲掉,痴心妄想著一個「民主統一」的中國會帶來英特納雄耐爾。

19 thoughts on “左翼的被害妄想與失敗主義”

    1. 那篇文章在反對陳雲的同時,是同時高舉出一種中港一體(不能分剝)、基於同胞情誼和正義感的命運一體的主張。

      1. 陸港應否分割,沒有一定答案。但是扯出「港商剝削珠三角勞工」來反對港人獨善其身,理據實在十分搞笑。

    1. 那篇文章在反對陳雲的同時,是同時高舉出一種中港一體(不能分剝)、基於同胞情誼和正義感的命運一體的主張。

  1. //但是扯出「港商剝削珠三角勞工」來反對港人獨善其身,理據實在十分搞笑。//
    – 書評提到「港商剝削珠三角勞工」,只是為了反駁「凡是大陸發生甚麼事,香港都沒有責任要負」,不是用來作為反對港人獨善其身的理由。

  2. //但是扯出「港商剝削珠三角勞工」來反對港人獨善其身,理據實在十分搞笑。//
    – 書評提到「港商剝削珠三角勞工」,只是為了反駁「凡是大陸發生甚麼事,香港都沒有責任要負」,不是用來作為反對港人獨善其身的理由。

  3. 對條友仲有一點﹕
    香港人幫人工業化成個廣東又點計。

    工業化,唔係講兩句就得,要上去幫你搞野架大佬。

    班港商唔幫你搞工業化,唔到2010年都唔洗指意有工業重鎮。

  4. 對條友仲有一點﹕
    香港人幫人工業化成個廣東又點計。

    工業化,唔係講兩句就得,要上去幫你搞野架大佬。

    班港商唔幫你搞工業化,唔到2010年都唔洗指意有工業重鎮。

  5. 回:Antenna Kc 

    我唔係唔認同呢個世界有「剝削」呢樣野,但係好多情況既剝削其實都唔係真係咁一面倒。
    廣東既人係要好辛苦咁做但係佢地得到既野係有好大回報,改善左生活連個地區都比全國既平均發展高左好多。咁呢d叫唔叫剝削呢。

    回 W. Wong

    所以,香港人實際上有害過中國甚麼?又有甚麼是香港要負擔的?先天下之憂而有,可以是個人層面的道德情懷,但是不要老奉以為整個香港人有甚麼「責任」要付。地方關係,就如國際政治,沒有情感,只有利害。如果中國不是需要香港來洗黑錢、集資、經略台灣,又怎會在檯面上也「扶持」你們一下?

  6. 我担心的就是港人这种观点,我怕这些观点被政权拿来利用,造成大陆这边民族情绪飙升,最后转移模糊国内矛盾重重的焦点,也导致两边人民冲突,也是大家都受到伤害,两边都不能民主化

    1. 我明白你的憂慮,但是在香港這種情況下,這種情緒只會繼續升溫,你我都阻止不了。除非大陸對港政策能不再走這條不歸路。

  7. 我担心的就是港人这种观点,我怕这些观点被政权拿来利用,造成大陆这边民族情绪飙升,最后转移模糊国内矛盾重重的焦点,也导致两边人民冲突,也是大家都受到伤害,两边都不能民主化

  8. 应该说是陈云的观点,大陸人對香港的典型看法很多是这边媒体有意引导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大陆人都不是这样想的。D&G的封路政策主要是官和民的对立,这件事在微博上大部分言论焦点都在于官员的腐败,是大陆权贵人士的D&G的封路政策,熱錢橫流的弊我觉得该谈,而且应该深入的谈。其实香港确实应争取本港人的自由,但同时也可以利用在珠江三角洲的影响力帮助大陆人争取自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