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性的理性:談「排外」和反排外

左翼、社運人士乃至香港人權監察等組織都是理想高遠的。在D&G事件以後,各方人士紛紛出來呼籲市民要理性,不要對大陸人「種族歧視」。對大陸遊客和移民種種不是稍有微言者,在他們口中都成了「不理性」和搞種族歧視的野蠻之人。在這個時空下,知識分子會洋洋灑灑地跟你談論邏輯和方法學、會大灑他們在大學書院裡讀來的解構主義、或是高舉另一個時代產生的社會主義理論來教育你:排外是不理性的,不理性的總是不道德的。

然而,群眾的怒火來自何處,口中的唾罵究竟因何,則被他們有意無意被忽略。為甚麼一向「理性」的香港人變得如此「民粹」?究竟知識分子總是最受理論所困的一群。理性成為了一種片面的教條。「理性」在那些受「陸潮」影響的人耳中,無疑是一種局外人的風涼話,就像瑪利皇后口中那句let them eat cake。因為一切的平等、理性、兼愛,都是有物質條件的。當資源不足的時候,人性就會暴露出醜陋一面。衣食足才會知榮辱。

人餓至極,則必食人。主張大無畏的世界主義、抱持大中國情懷、堅持陸婦生兒是天賦人權者,是好心,但最終會做壞事。實施這種人口政策,只會令資源的緊張感覺更為明顯,族群之間的敵我關係更加分明。因為人只有生活安定的時候,才有心情講理性、談共融。在經濟不景,地產黨張狂的今天,外來人口在港人眼中,根本是負資產,是惡性競爭。不問情由,將民怨的現實脈絡抽空,空洞而教條主義地將市民的怒火全扣上「歧視」、「法西斯」、「希特拉」的帽子,不是保護新移民,而是將無辜新移民「擺上檯」,使之成為族群衝突的犧牲品。

本地人與大陸人的衝突是因為政治現實,是中共銳意主導的文化政經清洗的大環境。本地人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緊張和異常,以李鴻章的句式來說,這是香港一百五十年開埠以來未有之大變局。

本地人對新移民的歧視和非理性仇視,在中共的政策操弄下,是必然、自然,甚至是生物的本能。恐懼是人類的本能。對資源緊張的焦慮、南北文化的衝突情緒,統統是現實所產生的問題,又豈是單靠口號式的共融、仁愛、人權就可以克服?今天兩批民眾的互相仇視,難道不是因為中共對香港實行的權謀和政術嗎?為甚麼不將精力花在鞭韃造成港人失去理性的現實環境(中共和港府的移民政策),而是對同樣受害的港人大加責備、甚至去百般挑剔那些要求「本地優先」的人呢?即使在口水戰中駁倒了對方,這個令人性墮落的環境會改變嗎?不會,情況只會越來越差。一般人根本不理會甚麼左翼右翼、甚麼主義甚麼主義,他們只關心自己的生計。以為一般人會有甚麼「意識形態」,真是太過高估民情。

現實的政治環境不改,今後的種族歧視和族群衝突更會更形白熱化。以本地人的利益優先,理性限制移民,是減少衝突的唯一方法。長遠來說,安定本地人心,才能保護外來移民的福利。理性的做法,是向人們提倡為善的誘因,而不是剝離現實地去要求人們在一個嚴酷的生存環境下做一個兼愛非攻的聖人。《天與地》三子吃掉家明,是迫不得以。今天出現的只是口水戰。但是如果再不改弦更張,將來的衝突只會升級,到時說再多的道理都是徒然。

今天充斥在社會中的歧視和唾罵,當然難聽之極。一聲一聲的「蝗蟲」,固然不甚理性。然而,那種要求人們去違反先利己,後利人的自然本性的要求,本身又有多理性?

閱讀:
反對排外,堅拒族群鄉音性別歧視 社會行動者不要成為人權侵犯者(人權監察新聞稿) | 香港獨立媒體
曾瑞明:一個封閉論述——讀陳雲《香港城邦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