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之道,在——不要搞寸老屎忽的party

抽水真的太容易。大學生就是其中一個手到拿來的題目。抽大學生的水,是上了位的社會賢達們最喜歡的消閒活動。年復一年,樂此不疲。究竟社會希望大學生是怎樣的大學生,是年年不同、依情況不同、依每個成年人所不同。總之,總能找到空隙去抽水。

老屎忽們說起自己年青時醉心紅色課題、保釣、搞六四罷課,一臉自豪,訕訕地說:「現在的大學生都不關心社會了,整日想著的不是走堂去兼職拍拖,便是吃喝玩樂,甚麼理想都沒有。跟我們那一代差得遠‥‥‥」神推鬼使之下,李成康因為「大人物」到訪而被困於樓梯間,出來還忍不住在鏡頭前哭了。大學生又出來示威抗議了,還有那些一直積極搞社運的大學生,天星高鐵菜園村,一浪又一浪。可見關心社會的大學生不是完全沒有的。

但那邊廂社會又會有人出來罵他們:「納稅人給那麼多錢不是給你出來『搞破壞』。做學生不是應該專心讀書麼‥‥‥」總之,社會賢達們讀大學時搞課外活動,就是追尋理想,光輝歲月。這一代搞課外活動就是不學無術,有破壞無建設。說得好像整個社會的大學生都在搞社運,忙著去衝擊林公公似的。我自己多想這是現實呢。但事實上撐得過那個滅絕人性但本質上又無聊到極的高考的青少年,上大學以後又有多少有心於社會,心胸有一點人文素養的墨水呢?

更多大學生忙著的是自我營造的「大學生活」,圍威喂的「人際關係」。還會有人無聊得挖空心思去取悅教授,企圖拿得高一點分數。比較多的是拍拖、兼職,吃喝玩樂‥‥‥香港人自己的人生價值亦只限於飲食男女,還好意思要求年輕人理想無限大,要興滅繼絕,最好拯救全人類。大專界偶爾出幾個示威遊行、去菜園村巡守的,卻已經是「搞寸party」,有破壞無建設。

誰的社會誰的Party

「搞寸Party」這個point真是可堪玩味的。它聽起來如此市井,但又反映出事實的本質。曾看過一篇文章說黑社會和政府的分別。其羅列數據、解析現象,最後發現政府和黑社會的分別真是少之有少。在一些三教九流,警察所不願管的地方,黑社會進駐之。支配當地的黑社會也會維持治安、鼓勵小孩子去讀書——黑社會同樣是需要秩序的。區內沒有治安秩序,黑社會的黃賭毒生意就要受影響。說到最後,還是錢作怪。黑幫鼓勵小孩子讀書不是相信知識改變命運——這句口號只是用來欺騙又天真又傻的人——而是不希望小孩子淪為街童,變成治安問題,影響生意,甚至加入敵對幫派。黑社會希望小孩子乖乖在學校讀書,不要管課室外發生甚麼事情——這就是現代社會中讀書的意義。

李嘉誠也會一臉道貌岸然自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政府官員、社會賢達會叫年輕人不要「太激」,不要破壞社會秩序、要理性和平非暴力,諸如此類。因為這個社會是他們的party,他們在派對裡非常快樂,有錢有女,當然不想派對停下來。遲來的年輕人,就不要發出雜聲,乖乖在外面讀書,之乎者也,才是最好。老練的成年人都是奸姣的,都口說一套心裡一套。理論上大學生是精英,應開風氣之先。一代一代的大學生,是社會的新陳代謝,也是社會國家的前進動力。但實際上成年人並不想社會進步。也許我們能有更好的賺錢方法。可以有更好的經濟結構、生活方式、生活環境、政治體制‥‥‥但李嘉誠和一干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會想變。這一堆東西變了,李嘉誠就不再是李嘉誠。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很久以前,這個「場」還不算多人。PARTY裡的客人都有空間跳自己的舞。捧餐的、打碟的、清潔的、燒菜的,都有他們的位置‥‥‥現在?老人家覺得PARTY已經太擠了。他們關起大門,叫你在外面好好的、乖乖的讀書。還在外面多建幾間叫做IVE、展翅、毅進的屋子讓你們讀書,總之不要搞吋我們的party。總之統計數字要漂亮。讀毅進也不叫失業。至於這個社會最後變成怎樣,當然不是這些飲飽食醉條條揈的大爺會關心的。

Stupid Spoiled Whore Video Playset
Get More: SOUTH
PARK
more…

2 thoughts on “大學之道,在——不要搞寸老屎忽的part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