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香港的「中原情結」

歷史、文化,從來都是為政治而服務。本意非如此,但客觀效果如此。對中國,香港人是有「民族感情」的。地震水災,錢說捐就捐。這些年來,助學建校,不知凡己。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劣勢與這種「民族感情」有莫大關係。

說到底,中國的文化實在太有穿透力。日本,韓國是顯例。一個承唐,一個襲明,都是中國文化的變體。就連南蠻之地的荊楚兩廣人民,耳濡目染之下,最終也成了「意識上的中國人」。二千年來,中國追求的不只思想的混同,還有國境的一統。中國的大一統文化通過低層次和高層次兩條路線往四方八面慘透。低層次的,包括民俗、飲食、語言、政治體制等等外力。高層次的,是歷史、民族感、文化、哲學,以及憂戚與共的感情。這是內在的、意識的,是文化的遺傳,揮之不去。古往今來,廿四史,大綱是帝皇將相他們的「社稷江山」。知識分子不論來自江浙、粵地、中原還是西南,在意識上一律是「中原人」,中央政權總是大於地方利益。(實際上,也因為中央是他們終南路上的目標)這些讀書人在亂世中仍然心繫家國,為中央奔走,多次挽狂瀾於既倒。很多皇朝的殘喘,都靠著地方的獻身。這種一直維持至今的意識形態,我們不妨以「中原情結」稱呼之。

「中原情結」在歷史上的作用

有一段時間時常看唐代的歷史。安史之亂之後的唐朝本來就應該壽終正寢。河朔三鎮及中原的節度使已經完全有能力脫離中央獨立。但東南各州(即陳寅恪所說的「東南財源型藩鎮」)的豐富物資卻繼續支撐著長安朝廷應付西北的邊患。東南藩鎮的叛亂少之有少,對朝廷忠心得很,可說是出錢出力支持中央,這不可說不是儒家教化及國家意識的「功勞」。國家國家,國先於家。

另一個例子是清未權臣李鴻章。曾有外國使節建議李鴻章率領東南各省獨立於清廷。當然中國分裂對各國撈好處總是有利的,但這個建議也是出於外國人認同李鴻章確有坐鎮一方之能力。兩廣及當時英治香港的鄉紳怕中原的義和團和八國聯軍戰亂會影響南方繁榮,也大力「勸進」李鴻章。最後李鴻章沒有成為兩粵的皇帝,東南各省只好自己互簽《東南互保》。李鴻章對滿清皇朝仍然是一片忠心,回京收拾義和團殘局。形勢惡劣,唯有與列強簽訂條約,平息眾怒,使李鴻章被憤青罵足一個世紀,謂其出賣國家利益的賣國賊。李鴻章終究沒有帶領兩廣獨立,以清朝忠臣的身份死去。朝廷在他死後贈太傅稱號,晉一等肅毅侯,諡號為「文忠」,對之極為表揚。這可不像中共最後也搶著讚揚司徒華的愛國之情麼。

感情戰勝理智的香港人

香港仍在英治之時,九七之期將屆,前途未明。當時以司徒華為首的民主派政客抗議英國人繼續管治香港。他們當時提出的要求是「民主回歸」。香港要「回歸」祖國的懷抱,要認祖歸宗,但是政體卻要民主。感情上,這些香港政客也是大中國主義者。他們沒有文化的根,心靈的安頓,自我的認同,只有從一個又一個中原皇朝的浩翰歷史中尋找。所以他們要香港「回歸」母親——中國——的懷抱

但理智上他們又知道中國是獨裁黑暗的同義詞,所以又天真又傻地同時要求「民主」。最終,是感情戰勝了理智。他們喊的「民主回歸」最後只剩下回歸,不見了民主。司徒華一直堅持的平反六四與「民主回歸」也是一脈相承,基於「中國情懷」。他著眼的是中國,香港不過是個施力點,難聽點講,是踏腳石。

司徒華死時,連共產黨也得說他「愛國」。這可沒說錯﹗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香港算是甚麼?普選遲一點,不會死。

殘酷的現實

「回歸」中國與民主政體是互相排斥的東西。正如香港和中國的利益也是互相排斥。感情上香港人真是當自己是中國人的,是血濃於水,切肉不離皮,於是也顧不得理智。中國好,那香港往哪站?

讀讀本地史,就知道香港最繁榮的時候,就是各國封鎖中國,韓戰越戰打得中國士兵場血肉橫飛的時候。不然那時的香港又怎麼襲斷整個中國的出入口?但香港人真是中國來的,永遠都是感情用事,殘酷的現實總沒人願意講。實情與董伯伯所說的「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更好。」恰好相反,宏觀局勢是中國越好,香港就越不好。香港的本土利益與中國的利益總是衝突的。

百多年前,自從滿清將香港割出去,就注定她的命運從此與中國分道揚鑣。再戀棧「母親」,就是不願長大。就像一個人到十多歲了還要玩玩具要媽媽抱一樣。這個道理,西藏人明白、新彊人明白,台灣人也明白,就是天真的香港人不明白。

8 thoughts on “毀滅香港的「中原情結」”

  1. facebook上見到:Wan Chin 陳雲《香港城邦論》校對完畢,下星期面世,天窗出版社。明日於《明報》星期日副刊率先介紹,由《明報》記者林茵訪問陳雲。 下星期,有陽光衛視的記者約了做訪問。總之,自從七十年代之後,香港本土意識興起,反而少了用歐亞歷史和大中華的觀念來評價香港的地位,令香港人目光短淺,被中共牽住鼻子走。這本書是突破香港困局之作。 香港本土意識與城邦自治,必須建基於歐亞歷史與大中華觀念,才可以發揚光大。 中共追不不上來,不能與時並進,就被潮流淹沒。唔該你話俾我知,陳雲果套算唔算係中原情結?要香港留係「廣義/文化中國」唔算係中原情結?

    1. 陳雲當然是個大中華主義者。他的理論基礎也是假設中國的文化道統已經留落香港,所以香港的自治也有合理性和必要‥‥‥看這件事我更多是從實際利益出發而已,我這代人對中國文化沒有包袱,即使我是個讀歷史的人也好。

      1. http://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3580426&type=CA 

        留意一下”left”哥,還有,陳雲有句話真有他媽的玩味:

        論壇已有其他人澄清了。我是想實現中華天下的觀念,破除歐洲的國族觀念,並非大中國主義。現實政治而言,香港自治優先,可以與任何尊重香港自治的中國政府合作,共產黨也好,將來的民主中國政府也好。《香港城邦論》指出,由於大陸欠缺憲政基礎及文化道德,民主中國政府極其脆弱,也極其危險!
        PS 堂主先生,可以開始公開反對HKAM嗎?

  2. 我九龍仔實在要告訴各位香港仔,尤其是想港獨的:

     
    1. 所謂港獨,必定是指文化港獨;任何”不搞文化港獨”的港獨都是冒牌貨
     
    2. 文化港獨的目的不是要毀滅”中華文化”,而是要令香港人”忘記””中華文化”-所謂忘記,不過是指”香港人對中華文化的存亡只有3個字:無.所.謂.”
     
    讀一讀陳雲城邦教徒的文章,你們就會明白,單憑”文化觀”這點,港獨與HKAM一開始就水火不容: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20411&sec_id=4104&art_id=1623591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ating*